Hopeless Impossible (Harry x Draco)

哈跩譯作。

by Ashura
vital stats: HP, Harry/Draco
the title comes from Ivy Blossom’s Breathe, not that it matters.

http://arcadia.envy.nu/fics/hopeless.htm

勝利應該是更為甜美的。應該就像是在暴風雨後從濃厚的雲層間透出的日光,或像是在攀上只剩陡峭的山路而賣力到達山頂時鬆的那一口氣。但這事實上是,噁心又不舒服的,這場勝利只伴隨著大量的痛苦與堅實強悍的絕望而來。

Harry Potter躺在泥灰中,四周是曾經是棟完屋的斷壁殘垣。他的腦袋受了傷——傷疤在顫動,在消褪,在他破碎眼鏡旁的太陽穴上有一道擦傷,筋疲力盡的痠疼爬滿了他的身。他某一隻手肘突出斜歪的角度糟糕到令他畏懼不敢探瞧,但也因為太過麻木以致無法有所感覺。到處都是爛泥,塊狀黏在他的衣裡,糾結在他的髮裡,條條的黑色在他皮膚上延伸。

全都結束了。

全都結束了,而他依然活著。Harry並沒有想過他會活到現在,就連他在向他的朋友承諾他絕不會去送死時也沒有。他很疲倦,也深刻的了解到在這萬眾哭喊無助的波潮之下他仍能好好的呼吸。Voldemort死掉了——但Cedric和Sirius,Colin和Charlie和Hagrid,Hermione的父母和Susan Bones的姑姑和一堆數也數不清他從不認識但對名字多少有點印象的人,也都死掉了。就算殺了Voldemort他們也回不來。這並不能讓Percy跟他父母親能不計前嫌說上一番話,也不會加強Neville對那些魔藥材料名的記憶力。這並不能讓Draco再愛上一次Harry。

全結束了,而他也不該活著才對。

他在那躺了一段時間,動都不動的,等著那些或許他本來就該等待、又即將到來的東西。這意思不是指Harry妄想死亡或試圖自殺。他沒有特別想去死。只是他也沒有特別想苟活。活著既艱刻又痛苦還要承受一連串接連而來的混亂,也無法帶給他快樂。他已經好久好久,好久沒有經歷什麼快樂,沒有赤腳在草地上狂歡跳舞的歡娛也沒有單單披著溫暖毛毯在爐火邊喝口茶的滿足。大多數時間他都在各式各樣的悲慘陰影下過活。真的過的不錯時大概會是他感到麻木不仁的那天。

因此他在那躺了感覺還挺長的一段時間,並嘗試去喚起一點該有的熱忱來刺激生存慾望。過了一會兒他開始覺得飢餓,大致上這不太算是他要的感覺但至少接近了一點。有一隻褐色的蛾飛過了他的頭﹔他注視它翅膀閃倏的振擊,然後想到當一堆人死掉後的這一天天空變的更藍。接下來可能會開滿花。土壤才不管誰生誰死呢,就算人們不斷重複進行這些事。

「看在同情心的份上,Potter,你到底在幹麻啊?」同樣的音調,依舊是溢滿酸液的慵懶裡流洩出蜜糖的那種音調,那曾經讓他的心跳加速。「你現在不該是走在勝利的花車遊行前面還是什麼的嗎?」

隱隱約約黑色袍子的形狀還有那蒼白的頭髮,是Draco Malfoy,他從坡上彎下身探查下面Harry躺著的窟窿。Harry不需要戴眼鏡就可以拼湊出那雙冷淡的灰眸,脣角絞起的假笑,在他一舉一動之下空然的優雅模樣。他簡直太熟悉了,還有Draco在其他時候其他的動作——像是他闔上雙眼,嘴脣張或閉地貼上Harry的手心或他彎起的後背時,以及他平滑的身軀在一疊疊糾結的純棉床單上蠕動的模樣。他的那些圖像讓Harry有些夜晚無法入眠﹔通常在隔天早上當Ron問他生這麼大的氣的原因是什麼時,他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這個。反正Ron老是認為Draco是一個天大的錯誤,Harry也絕對不會開口說他有多想念他。

在那之後他就沒有跟其他人約會過,但對於在這廣大未知世界裡大部分的人而言,卻是他從來都沒有跟任何一個人約會過。這點讓他在Witch Weekly上變的神秘及成為讀者追逐的對象,而在學校的同學則有點失望。但這實在有太重的壓力,有太深的苦痛,有太高的易碎性和不安全感,和有太多的夜晚他試著去提醒自己哈利˙波特絕對不哭向自己發誓絕對不再讓任何人有那麼大的力量來控制於他,卻又通通徒勞。(在最後,他還是決定了,他只會在完全剩他一個人獨處時哭,因為他受了傷,除了能解放他的Draco和那些會私底下想我就告訴過你了啊Harry的朋友之外,他拒絕讓其他人看見他被傷的有多重,多重)

因為直到最後,Harry仍舊配不上Draco,當他截斷他們之間的連結時,Draco還是很有體面的說是他配不上他。一旦你他的除去疤痕和名聲(從拯救世界到成為一件精神疾病案例來看都相當正確)和不錯的魁地奇飛行技術後,他不過就是個自棄想法較嚴重,剛好有個邪惡巫師對他的頭顱很有興趣的一般青少年。他們偶爾會打架,但Harry一向預期的到,他們之中有一個總會在那之後向對方道歉,接著確認彼此之間的愛還值不值得堅持到他們度過所有難關的那一天。Harry此時了解當時的他一直把Draco當傻瓜。

而就在Harry個人認為他生命裡最糟的某個禮拜,他將金探子輸給Cho Chang,Draco離開了他。

Harry覺得自己被背叛,人格上的不全,而徹底悲傷。他將所有事都寫進了一封長長的信要寄給Sirius,因為除此之外他已經沒有什麼人可以說話了。直到他在信尾簽上了自己名字時現實才殘酷的說寫不寫信一點都不重要,因為Sirius已經死了他不會閱讀到這封信,他不會傾聽他的心聲或幫助他解決任何困難障礙,再也不會。Harry揉爛了這封信崩潰的用肺部所有的力量哭吼,從他的指尖冒出的火焰將那張羊皮紙卷燒成灰燼。

從那時候開始Harry就放棄去追求快樂。

他沒有很想對現在站在他身前,掛著一張他無法辨識的表情的Draco解釋這些林林總總。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而這些聽起來也只會苦澀受傷且脆弱罷了。所以他只草草說了一句,「我很累。」

「對,」Draco冷冷的說,「我看這就是為什麼你要躺在泥巴裡的原因。」

Harry有太多話想說,從你為什麼離開我我恨你我愛你我配不上你嗎。他的出現並沒有提醒他Draco站在這說不定是要來對他進行攻擊或者殺害,甚至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們之間對敵的狀態究竟結束了沒有。總之那些,通通都沒有意義了。

他真正問出口的是,「你在這做什麼?」

Draco伸出他的指尖去翻了翻Harry附近的泥土,取出他的眼鏡後並用魔杖在上面一彈。「我來找你的。」他簡單的說,再將眼鏡滑上Harry的臉。

「噢。」Harry幾乎開始產生希望,他不敢,不敢讓自己這麼做,在當他這麼要求自己時他發出的聲音是如此糟糕和刺耳,「為什麼?」

Draco看著他就好像他在和一個白痴說話,他不耐煩的說,「來看你還好不好。」這句回答顯的那個問題有多不必要。

忽然間,Harry明白了他不再在乎他到底有沒有受傷。因為全都結束了,什麼都不重要了,他可以只躺在泥巴裡只抬頭凝視天空,任由他的胃無止盡地脹大,因為再也沒有人會向他要求什麼了。他已經做完他們要他做的事,他對他們來說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Draco窩起身體坐在泥土上方,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弄髒,朝下看著他的眼神裡有著嫌惡還是同情,旁邊還有這樣的Draco陪著,他可以就這樣讓痛苦離開。就從「不,我不好。」開始,再來,從他的嘴顫抖的不斷的流出,我情況很差而且他們全都死了我到現在還找不到任何人我做了你想要我做的事,每個人都想要我做的事,然後我告訴過你了我沒有辦法達到你的期望而你又不相信我那你現在再看看我,看看我們,看看我們搞出的這一團糟。我永遠也配不上你而你也放棄了我,你說你愛我但事實上你沒有真的很愛。

Harry沒有流淚的說了又說一直到Draco說「噢我的天,Harry。」吻了他。

這吻有多完美多熟悉他有多渴望啊,在最初時Harry還不敢回吻。他享受著Draco脣瓣的味道與柔軟,但還不敢緊黏上去,他閉上眼感受著一些他沒辦法解釋的恐懼。

至於比起過去義務上的理解,已經變的更會讀取Harry心思的Draco,吻了他的脣、太陽穴和頸側,越過了堆疊的灰塵和乾涸的血跡,悄聲的對他說,「Harry,一切都會好轉的。」

他從沒真正的解釋過是什麼讓他來這找尋陷在殘墟裡的Harry,是什麼讓他回來,他為什麼又要親吻為什麼會在他身旁蜷成一團為什麼會跟他躺在一起直到太陽消失於視界。Draco從不覺得他做事還需要解釋原因。Harry也從不過問,因為這疑問比起麻木不仁或死亡或悲傷還來的好。他緊靠著Draco始終不問任何理由或解釋,或關於他們破碎的過去的任何事,因為現在只有一個問題是最重要的。

「你會留下來嗎?」他問。

Draco將臉靠進Harry的頸彎裡,吁出的氣冰冷刺骨,他的手臂具保護慾的圈著Harry的胸。「不,不要在這,我的腿都麻到睡著了,還有這些泥巴真的無法給我什麼刺激。」

Harry用手肘推了他一下。「你知道那不是我的意思。」

「Harry。」Draco強迫自己起身,在嘴角上掛上一個自認迷人的笑容,但他的眼裡卻坦承地透露出惱火。「你真的覺得如果我不愛你的話,我會為了你冒著感冒和弄髒的危險跑到這種地方來嗎?」

Harry皺起了鼻子,想假裝這是玩笑,但很明顯他失敗了。「我從來都猜不到你做任何事背後的理由。」

Draco聳了聳肩,漠不關心地。「我這人是很複雜。」他吻了Harry的脣角並轉了轉眼珠。「你窮酸到很需要我,對吧?是的,Harry,我會留下來。」

Harry沒有駁回他很窮酸這點,他早就知道他會留下來了。他知道這可能性很高是因為他依然相信Draco還是個傻瓜。不管怎樣他答應了他。他的手指捲起緊縛住Draco肩上的衣袍皺折,他也不再多問。不管怎樣Draco已經回答了他,他坐起了身正撫梳著Harry的前髮,溫柔的,就像他也許一直都懷念做這件事,還順便提供了他唯一能給予的說明解釋。

「我過去不是你想要的東西。」他說,而這聽起來有點怯懦與生嫩好像他並不是很確定這是不是真的。

「你是的,」Harry低聲說,他將那些隱密的吻與狂熱又無聲的誓言緊緊記牢,此時Draco頭的重量壓在他的膝蓋上方。「你過去一直都是的。」

Draco聳肩,雖然對剛那句話有點後悔。「我現在就在這啊。」

這算不上一個真正的承諾,但這已經是Harry唯一擁有的東西了,總比死亡來的好,而這承諾在未來上他也肯定那一定會實行。就當一邊抱怨著泥巴的Draco將他拉起,拖他離開這裡去找個地方洗澡吃飯時,當Draco把他壓在樹旁暈眩地吻著他,喃喃得說有沒有?我說了我會照顧你時,這就足夠了,Harry對此深信不疑。

[fin]

喜歡Draco。也喜歡從別人筆下尋找喜歡的Drac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