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和他的疤 (高杉/又子)

來島又子如常在某個晴朗的白日裡,端著煙管與菸草,進高杉晉助的房間。

他的房間有一個嵌進去的壁龕,底下是矮櫃,旁邊兩面油紙窗,一面開著一面閉著。他坐在壁龕裡面,穿著白色的單衣,朝外望著,似乎很遠的一個遠方。

她進來的時候他沒有回頭。跪在一邊,她只能看見他罩住左眼的繃帶。這種時侯只能安靜,她只能小心翼翼心裡猜測,那個可能性的遠方。

她為他取來煙管,用雙手捧上。她的左拇指有個傷疤,像小小的太陽。那是某次替晉助大人拿煙管時燙到的疤。她看著太陽,又看向他。

他沒有看她。他從她手上拿走煙管。

她看著他肩上的疤,單衣下微微露出、竹葉般掛在他肩上,細長的刀疤。疤附近還有藍色的頸動脈,她想她的心跳聲沒那麼大或許就能聽見在那支血管裡血液流動的聲音。

晉助大人沒有叫她出去也沒有叫她留下。

「晉助大人。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嗯?」

晉助大人終於轉過來看她。沒被罩住的黑眼珠就只是瞧著她。她下意識地摸了摸左拇指的小太陽。

「其實⋯⋯晉助大人肩上的刀傷,是誰傷的呢?」

不明的勇氣,又子想。問了之後她又緊張地摸了摸左拇指的小太陽。那是前幾天某個半夜她睡不著打算到外邊透透氣,剛要走出玄關,左肩滴著血的晉助大人就回來了。她差點認不出他,流泌著血一臉慘白,她替他包紮但晉助大人什麼也沒說。事後隔天大家都看到了晉助大人左肩上的繃帶,萬齊看到了似藏也看到了,可是他們說,不用問。他們說,問也沒用。

但又子想知道,每一個傷口的來由都想知道。她看著晉助大人對她露出微笑,她很想知道。

「呀,終於有人敢問了嗎?」

「對!我想知道!」

晉助大人只是笑的更開。他將煙點起。「謝謝妳的關心。但是,我是不可以說的喔。」

「這是為什麼呢?」又子右手緊握著左拇指的小太陽。太陽很燙,在灼她的皮膚。

「因為,要是你們誰擅自替我報仇可就不好了嘛。」

他吹了一口煙,所以她看不見他了。

en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