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斃銀河而幸福的無與倫比 (綱中心)

未完坑。綱京、微山獄等。 

我們在一間常去的餐廳裡,一如往常的角落位置,兩個人面對面,就像到處可見即將分手的情侶。

京子氣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我祈求她留下。

我留下做什麼呢?說完這句,她頭也不回地離開。

這時餐廳庭院駛進一台黑色轎車。那台車只停在那邊,任何一個要出餐廳的人都必須經過那台車。

——我這個白痴!

爆炸聲響起,火焰從餐廳的天花板噴射下來,下一秒鐘,我在喧嘯火海裡喊著京子的名字,衝往充塞擁擠人的門口⋯⋯京子沒有回應,我只聽見人們聲嘶力竭的哭鬧。

煙霧灼燒我的眼睛與氣管,我流淚屏息掃過任何一個向我撲擊的人。他們倒在著火的餐桌上,我踩過一具屍體躲過無數子彈。

最後一顆射過來時,我知道我躲過了。

令我無措的好運氣。但這好運氣並非徹底;當我衝到門口時,正好看見京子被丟進車子後座,轎車揚長而去。

十二月嚴冬,我站在火場前,意識麻木。

另一顆子彈自身後白霧襲來。

這次沒有躲得那麼順利,取代心臟,是我的手臂中彈。

回頭我打開了我的小盒匣,純白色的火球了結狙擊者短暫的生命。

什麼時候我的火球變成白色的了?我看著倒下去的男人被火舌蠶食吞噬,慘笑著暗想,我殺人,我外遇,我親眼看著京子當眾被擄走,一間餐廳因為我付之一炬,僅僅手臂中彈這份幸運也沒有讓我多好過;而我最後只能站在這,撥出幾通電話。

我沒有變的衰弱也沒有激起力量,我什麼也感覺不到。真奇怪,這顆子彈怎麼沒有讓我變的更強大,就因為他不是里包恩?

大空戒指就掛在我的頸間,緊緊嵌在我的鎖骨裡,彷彿正在燃燒。

這整個世界都在燃燒。

Act.1

世界正以可怕的速度運轉,彷彿一秒鐘幾千轉上下總有一天我們高舉旗幟以迎接高速奔馳的彗星朝我們撞擊而來,在那一秒鐘,幾千轉的一秒鐘,甚至感覺不到死亡,會看見世界逃脫時空束縛時綻放真正永恆的美。即使倖而殘存眼見景象是幾千萬年的冰河,銳利而殘酷的和平,死亡或生存都無甚意義,因為很快地時空就會汰換,在未來的某個一秒鐘,幾千轉的一秒鐘。

在某一天有可能某個地球人會忽然理解這件事情,變的更能抓住當下無所畏懼。我就是理解的其中那一個。我很早就明白,在那日復一日的黑手黨人生當中。但好笑的是,我沒有放任自我凋零也沒有激起努力讓生命發光發熱的意志。而且我更懂得恐懼。壓倒性強大的命運,我完全折服於此,卻又恐懼於此,因為那意味失去,逐漸又不期然地,剝奪我僅有的一切。

但我什麼都沒做,說實在話,作黑手黨這行的又能多做什麼。

我最多就是用我的身軀去承受那些不可避免的變化。有時候明明痛的不得了也得裝作還可以,還能接受。

有一天晚上我忽地驚醒,但也一下就忘記剛才做什麼夢。躺在身邊的京子熟睡著。

她還是一樣的美麗,甚至睡著時看起來更美。為了讓她繼續保持這種美,我盡量不把公事帶到我們之間。京子是無知的,但是她那麼聰明。很多事情在我刻意不讓她知道時,她就知道了。也許是經由我撒謊時笨拙的眼神閃爍,也許是他人口舌巧妙流轉來回的密語,也許什麼都不必說她就猜測到了,彭哥列宅邸包藏很多秘密,也有很多包藏不住的秘密,再怎麼憋氣也會聞到一絲絲令人不適的氣味。何況也沒有誰真的誠心誠意刻意隱藏,除了我這傻子。

京子就算已經徹底明白何謂那些買賣的黑話、意味某人生命終點的談笑風生,一些數字一些名字與地窖中仔細擦拭過的槍械用途,但了解人類何等珍貴的她也無法干涉,或者做出改變。

有時候我會看見京子的懦弱,我來到義大利不久後我就看見過了。那天,她第一次理解到她哥哥執行什麼樣的任務,她對她哥哥說:「你究竟在做什麼?」

這句話聽起來更像京子捫心自問。

了平大哥饒富生氣的雙眼圓睜,微張著嘴沒有回答。看來他沒有答案。京子也沒有答案。

你究竟在做什麼?

京子她那支撐不住的,純潔的坦白。一句刀口架在脖子上的尋常問話。聽起來也像正在審問我。

他們並沒有看見後方走廊無意聽見對話的我。京子背對著我,我沒看見她的臉。

我真慶幸我沒看見。

用不了多久山本就會趕到這裡解決這擾人的一切。

我電話第一個打的是獄寺,撥出號碼的同時我才想起,獄寺與雲雀正在柏林替我辦事。我想聽聽獄寺的聲音,但在響了兩下待機鈴聲後我的拇指仍有意識地按下掛話鍵。然後我撥給山本,沒幾秒鐘他接起電話。

「阿綱嗎?你打來正好我正在做握壽司當宵夜哦。」

「壽司嗎?好期待。對了山本⋯我在我跟京子常去的那間餐廳⋯⋯哈、也沒什麼大礙的,只是手臂中彈。」我用僅有的理智說。我想到我的車子。「⋯⋯不過,好奇怪,這樣開車很危險吧。還是你來載我回家吧?」

電話的那端沒有停頓太久。也沒有傳來大呼小叫。「知道了,我馬上到。」

拿電話的手在寒風中打顫,我朝著那無比巨大的營火點點頭。火燄中灰黑色濃煙從窗戶奔逃竄出,狂暴的鬼魂襲向上空後又難過的徘徊不去直到被黑夜吸食至盡。

「嗯。快點來。」

斷掉的線路傳來一次次規律的鈴響,在我的耳殼中震盪。大概是聽我好幾秒鐘都沒反應山本才掛斷電話。

這時候見到山本很不錯,他處變不驚的臉讓我覺得窩心。甚至也沒問京子在哪。我想他已經猜到六七分,事情全貌他大概不清楚,但從現場狀況看來,他應該猜測到京子可能人在危險當中而沒有生命危險的我卻無能為力找回她。

山本沒有送我回彭哥列宅,我們各自心裡明白那裏也不怎麼安全。

開往山本家的途中手臂上的槍傷一度痛到我快喘不過氣來,血液正一點一滴流失當中,逼的我忍不住說話好轉移自己注意力。

「京子被綁走了,在我眼前發生的。」我用力的眨了幾次眼。淚水沒有掉出來。「山本君,我果然很遜吧?」

想也沒想就說這種話的我還真的很遜。中槍的我遜斃了。

「沒有的事。一定是對方太狡詐了。」

山本怎麼會這麼傻里傻氣的回答?肯定他也沒想什麼,就這麼直觀說出來。

我繼續不經大腦自暴自棄:「說的對。搏倒區區一個彭哥列首領也不算什麼,簡直太厲害了。」

「搏倒?哈哈!!」聽了這話山本竟然大笑。「阿綱你只是手臂中彈而已啊。」

不對,不只是手臂中彈。我還弄丟了我愛的女人。你早就可以預測到了幹麻裝作不知道?你為什麼還笑的出來?

我看著駕駛座的山本,他不再笑了。山本直視前方專注開車的側臉,一點都沒有嘲笑人的意味。

我將思考轉向這次事件的發生原因。

「他們挑的時間點很有問題。我猜他們的目標是我,沒道理在我面前進行綁架,但他們並沒有派出夠格的殺手來對付我。」我甚至連在火場對付的殺手的臉都記不得。「如果綁架是主要計畫,何以要在這時間點?在我面前?」我們被跟蹤了?又或者⋯

「聽起來真像種示威。」山本說。

「知道是誰綁架了京子嗎?」我疲憊的問。山本趕來這前應該通知了城島與柿本,也許他們正在街頭打聽到哪個家族剛好這時有了動作。

「柿本說他會直接通知你。」

才剛說完我的手機傳來震動。新簡訊只打了一個義大利名。

「卡洛瓦。真不敢相信。」

傳的太快了,大概是刻意放出的消息。在西西里成立幫派奠基不穩時很容易因為一些意外因素而垮掉或被其他黑手黨家族併吞,這事見怪不怪,大家族也藉操縱這些事件重新瓜分邊緣地區。卡洛瓦是近兩年新興的一個小家族,近日也因為面臨財務問題來與我們求救,黑手黨可不是慈善事業,那天在花園卡洛瓦首領太得寸進尺不接受我的條件,與我們交易失敗而略起衝突,但卡洛瓦終究是邊緣組織無法對抗龐大的彭哥列,最後也只能打道回府。這不過是近日諸多煩碎事件中的一件。

這默默無名的卡洛瓦會為了這理由,交涉不成就改由綁架好要脅彭哥列?而且還以這麼挑釁的方式?聽起來太大膽也太不必要。也許背後還有別的家族支撐。如果只是剛好卡洛瓦僥倖得逞事情就簡單多了,就怕是別的勢力在背後導火。

而京子與這些事件的關聯?京子對此什麼都不知道,她卻必須承受這些。

再怎麼努力想讓自己的腦袋專心推斷這次偷襲背後的陰謀,但我的想法最後仍會通向京子。

我不敢想像他們會對她做什麼。

「了平大哥的飛機什麼時候會到?」

「⋯⋯再幾個鐘頭。」山本擔憂的看著我,他的眼神沒有任何責怪。

先辜負了一個信任我的人,也許之後我還會再次辜負身邊的人。這就是一個黑手黨首領最擅長的:先得到什麼,再失去什麼。

我比其他家族首領還糟糕許多,因為我沒什麼慾望,失去的永遠看起來比得到的多。

回到山本家後,山本替我細心處理傷口,刨出子彈,消毒上藥包紮,每一部份山本都很熟練也很小心。處理彈傷是黑手黨非常基本的技能,再來也得學習忍受不上麻醉,學習習慣疼痛。對山本這種專職殺手更是如此,因為他們受傷時通常身邊不會有夥伴,一切都得自己來,就算累到快昏迷了也得靠意志將傷口包紮完畢。我看著山本專注地幫我將紗布纏上上臂,像個真正有耐心的醫生。

「謝謝。如果有一天我需要在醫院安排臥底,一定派山本去。」

山本略微驚訝的盯著我。是因為跟里包恩在一起太久了嗎?我自己也很驚訝,這聽起來不像半開玩笑。我毫不在意的說出這種話,誰聽了會開心。

「這怎麼行,我當醫生一定會被識破的啦。再怎麼說還是隼人比較適合吧?」

⋯⋯看來我太低估山本天然的等級。

我試著笑出來,但實在沒有力氣,而裹藥的紗布聞起來又苦又乾。才剛與山本要了杯水,我試圖起身時一股極重的倦意就從頭頂壓下,重到我根本不想抵抗,撐不住自己重量的身體連心跳一起失去平衡,我從床上摔下,受傷的右臂首先撞到地板。

太痛了。習慣疼痛是黑手黨必修。我學得真不好。

這不過是皮肉之傷,為什麼還是這麼痛?

(接下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