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步入與步入太過 (利吉中心)

忍亂極短兩篇。微土井利。

少年利吉

山田利吉不是忍術學園的畢業生。

當初沒有選擇就讀是因為不想繼續制肘於擔任教師的父親。

利吉十二歲時,父親曾差點重病而亡。父親人不在家鄉,一次高級任務中受了重傷,拖著一條老命直接回忍術學園。利吉與母親得知消息卻是在一個禮拜後的事,署名土井半助的男人從忍術學園寄信通知,他們才得以知道父親在三途川前晃了晃便回來。男人在信上寫明父親原本無意告知,但滿腹不安的土井仍舊隱瞞自己的拍檔通知其家人,並懇切安撫不必太過操心。

從小便跟在父親身邊學習忍術的利吉不明白這男人寄信的原因,身為忍者怎麼能隨意介入他人家務事中,但年紀尚幼的他也沒特別追究。只想,父親哪天在戰場上死亡,他與母親也會是最後才知道的人。

收信的當夜母親哭的很嚴重。睡在隔壁房間的他半夢半醒間聽見母親哽咽,白日母親明明還笑說人沒事就好。

即使落淚也不輕易軟弱,隔天眼皮有些紅腫的母親仍照常進行家務,沒有要強行探視父親的意思。

她說,不是父親太冷淡,只是遠水也救不了近火,當時就通知的話這裡到那裡也需要幾天路程,他們只能在這乾著急,立即通知對誰都沒任何益處。

母親年輕時曾是女忍者,比誰都懂父親心情。

沒有回嘴的利吉只認為這都是藉口。這封信又不是父親寄的,也許父親真正想法是一輩子都不說。

兩個月後父親終於回來,帶著包裝精緻的櫻花餅(這選擇著實讓母親愉悅),身後跟一個長相溫和的年輕男人。距上次回來已一年多前,父親快步入四十的老臉精神勉強算振作,人在自己家裡但尷尬的難以自處,與母親相敬如賓,拘謹沒靠近的距離內暗藏某種疚意。

父親在利吉面前很嚴肅,也沒在人前提受傷之事,他們已經不像利吉小時候好友般的要好。

自己無所謂,但利吉很想痛罵父親對母親的冷漠,直到看見他與年輕同伴相處間亦師亦友的默契與親密。

說到底,要不是半助成天纏著我,我還未必回來。父親話裡有些抱怨。

一旁的利吉悶想,父親這死頑固的乾脆在外老死算了,母親面前這種話他也說的出口。但這句話卻成功逗許久沒真正笑的母親笑了。

這麼說來,是該好好謝謝土井君呢。

哪兒的話,夫人您客氣了。山田老師,您這樣說就不對了,明明不是很想見見夫人與利吉君嗎?前幾天還聽您說剛盛開的樁花令您憶起夫人呢。

母親眼睛稍微睜圓,輕聲驚訝:啊啦⋯?

父親亦是有些臉紅。⋯我說你這小子別任意拆我台!

跪坐母親身邊的利吉,聽見自己的名字,視線從父親轉到青年身上,才發現這男人剛好看著他。半助⋯土井半助,這名字剛剛還覺得耳熟?利吉再仔細回想才想起原來是寄信的那個人。

對視時,土井給了他溫柔的笑。

利吉頭沒低,只低了眼神,望見自己放在膝上的雙手握拳死緊。

他討厭這可以獲得父親信任的男人。

君問不可挽回

忍者的資產是自己一身技藝。說忠誠都是交易,都是為了棲息之地而給予託付,如果自己失去使用價值,再名貴的刀生鏽粉碎都成廢鐵。

忍者要求動作精準不輕易受傷。若受傷,與常人無異就纏上繃帶,但沒了一隻胳膀,也與常人無異價值易降。

他曾試過眼不見物。

黑暗前畫面只記得閃光後一片瀝紅,像有毒的雨進入眼裡才產生劇痛,而那明明是匕首。

醒來卻像沒醒來。聽見父親激動喊著他的名字以為是幻覺,想坐起來,背脊有萬斤重,從腦部深處到承受壓力凹槽的椎心痛,像沒了平衡感作工失敗的不倒翁,挺起後又傾前倒去,有隻手卻上來扶住他的腰與肩,整個人靠住那人身上,連推開力氣也沒有,終究是任他們幫忙了。

中年醫者沒把握,說,毒刃太折人。估計是新野老師,聲音入腦才確認他耳朵完好。

還以為⋯⋯。另一邊年輕醫者沒了下言,聽起來也自知多餘的安慰,保健委員語尾太柔軟。 又補句,傷了眼,卻留了命。

人沒死著,還發燒呢。父親老邁嗓音,錯認不了。覆上手背的涼意,從未感受過的粗糙的皮膚紋路,從黑暗中浮出密密麻麻捉住他剩餘感官。

好不容易擠出笑,扯動肌肉也費心。遲早復原吧?他終於開口,自己的聲音,如風吹進乾涸洞穴沙沙作響。

⋯⋯這個⋯醫者欲言又止。

父親搶白,好好養傷,傻孩子。

別說我傻。這話胸口翻覆,但傷者只說:我會好吧。

那隻手的主人,土井老師最後才在耳畔輕嘆他名字。

利吉君。

還是那種溫和,這男人不顯見其他情緒跟著揉進三段化水的音節。

利吉尋聲轉頭想看他表情,才發覺就黑暗也沒別的了。他雙手忽地捉緊床單,姿態旁人看來如無頭蒼蠅,他們想,那是利吉啊。土井面對圈住利吉的白繃帶幾乎稱得上勇敢,只差手沒伸過去。

別人怎麼看他,就算忍者如利吉沒了眼也難以察覺。

而利吉此時只陷入思考,哭了也不曉得那是淚不是,只換來滿臉血。冷淡的想法幾乎壓下胸口裡那團無助,土井老師是否擔心自己會哭。利吉轉念,哪可能讓自己這麼丟臉。

⋯⋯我沒事。

他說。

譬如,若沒的是生命,事情還好辦。忍者的生命器皿承載利用價值與年限。消失了,多的是人來遞補。

只丟了雙眼,卻必須更保護剩餘價值,手,腳,感官靈敏,幻想與建構,偽裝,適應。黑暗,新的世界。

奔赴戰場的自保能力。他想自己辦的到嗎⋯辦不到也得辦到。

否則誰還要你。

(完)

雖說利小松或土井利我都可以接受,但相對利小松的戲劇化與青春憂鬱,土井利應該是來的舒服點吧,土井老師是個可以馴服利吉的老好人(?)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