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息(綱獄綱)

也是一篇我不知為何只放在鮮網的文章。

還在讀書時,我就知道這輩子該為誰活。

我在班上位置總是想挑得離首領近一些,首領又總在窗邊角落,離垃圾桶太近不是他偏愛,只是周遭人次次都先挑好其他方便聽課或老師眼光死角位置,老挑剩下位置的首領也不大有怨言。我想叫那些人滾遠去這次該首領挑吧,但每次快吵起來、我正想踹倒課桌前,首領只是抓住我的手,插在我與其他同學間說:「獄寺別想太多,我不想坐中間。」

「不是那問題啊首領!」

「你想吧,沒被安排在講台前最邊邊就不錯了。」

我也明白那位置瑣事最多自然最慘,看黑板角度不好,也沒少吃粉筆灰,但比起靠近垃圾桶…真是不知道首領怎麼想的。

當然我在哪都無所謂,很容易直接取代他挑在他後方位置。垃圾桶有多臭,沒讓首領靠近就行,好險窗戶通風,否則真的不好受。

再骯髒的東西我承受就好。

後來他問我習慣不習慣,那愧疚模樣⋯我說:「視野很不錯。」

他倒笑了。「我想過了,下次獄寺跟我兩個人說不定能爭取到其他正常位置。若能與其他同學好好溝通…兩個人比一個人強多了。」

那是我沒想過的角度。

通體什麼五臟六腑都快化作眼淚,聽到這句我馬上奪門而出,身後傳來原本一直都沒插話的山本莫名的大笑聲。事後想想我忘了我死在哪裡涕淚縱橫。

要解決這事,其實找山本武當靠山才是最方便的捷徑。不用我開口,一開始山本也會直接插手,他耍嘴皮子去推磨調和與他人空間,有幾次我們順利坐在好位置。為了首領我覺得沒問題,但每次他那麼做我都想殺他千刀萬剮,直到又新一次換位置前一天下課,我忍受不了把他拖到角落邊要他明天別出聲當英雄。山本臉比呆子更呆,可能有點傷他的心,隔天證明事情沒多好轉。

我沒有想當英雄。只是這種事自己都無法解決,沒能將事情考慮更周延,左右手這稱呼乍聽下不過玩笑。

為了不負首領信任,大大小小挫折都能壓垮自己,只是始終沒倒下去,我命賤如此,還得找路爬行。

從八歲我就以為自己可以一個人活得很好,但首領是第一個認同我的人。一旦出現這個,所有規則徹底反轉,滿足不了每天幾口水幾口飯那種苟活,我已踏入完全不同的新規則世界。

只要首領好,我就好。以前一個人吃好穿好用好,也比不上首領一個含笑眼神萬分之一。

十年過去,當上黑手黨,首領人更成熟機智,沒我也能將整個彭哥列打理妥妥貼貼,但彷彿那已經是另一回事,我賴此生存。

091209

個人認為第二排靠窗邊才是完美位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