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惘然(銀時x高杉)

坂田銀時還在十幾歲年紀時一有機會到每座城鎮時習慣去尋找街上舊書攤。他會尋找一堆堆小書山中有沒有薄薄的舊琴譜,一本也好。書籍常見,但琴譜是有錢人的玩意兒,有時逛遍整座城也找不著一本。即使找到他會裝作是順手買的塞進自己衣領裡面,下雨時疾跑一手在額一手將領口扯的更緊密。他沒讓任何同窗看過,只將買到的舊琴譜通通塞進睡房壁櫥最深處。

再說吧。

有一天吧。

他不擅於計畫。他只是模糊的側想,有一天吧,會交到誰的手裡。總覺得不能夠太過容易就給啊。

等到有點量再說吧。

本來三味線這種東西連根皮毛都不懂的。

而當某日,降臨於松下村塾,熱烈安靜的一場大火,發出嘶聲卻又如此沉默盛大的,過於壯觀的火舌將童年與一切一切席捲吞噬。

成年後的坂田銀時想起當時目睹所有的自己張著嘴應該有喊出什麼,卻只記得心裡轟然一響,關於老師還有關於這世界,對於死亡陌然的似曾相識還有擺脫不開這突如其來的茫然憤怒,彷彿火焰也沾上身,忽就霸據他身心靈,煙霧燻疼雙眼,灼燙了他整個少年時期。

他想起那些舊琴譜也付諸一炬。

偶爾想起覺得有些可惜,又懶的向誰提過這事。

後來都當上萬事屋老闆,除了混口飯吃還得考慮點別的什麼像是偽親情的時候。

現在萬事屋裡的壁櫥只剩醃昆布的酸味四溢,打開就嗆進鼻腔,他第一反應老是咒罵誰家母親。

可是總有那麼幾個時刻感覺熟悉,時光倒置成偷藏舊琴譜的無知青蔥少年,怎麼翻找折疊的床單中就只剩吃玩沒丟的皺爛醃昆布紙盒。

拉上門的二十六歲的他再想想。

關於誰也沒彈過的老舊琴譜。

燒了也好。

再有時碰見高杉晉助,卻也忍不住想問:現在還彈琴嗎?

彈啊。⋯不為你彈罷了。

高杉隱去任何諷諭不著痕跡地說。濃濁的月色在他的右眼裡只是缺乏心思的調笑,不見清亮,不見純粹,也不見任何妖異。

彈一曲吧,一曲就好。

銀時沒有這麼說,除非醉意讓他意識不清。

他想他再也不會這麼說。

一旦興頭過了後。

始終也不是特別想聽。

en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