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ends (Harry x Draco)

Lifers

放在床頭的水杯倒下沒有破碎。但是跩哥確實依稀聽見那個悶哼、玻璃跟桌面親吻,還有透明液體無聲洩出。他還能花點空間去想像這攤水在明天早上慢慢被曬乾。

而這全然不干擾他們。因為發生得太快,一向這麼快,哈利帶著沉鬱的冷鋒回來將他攫住,於是其餘事情都變成其餘的事情。

跩哥的肩膀與他的背脊顫慄,緊緊環住哈利的手臂奇怪地歪扭在一起,他的牙齒像火車駛過的鐵軌震動。哈利在他的胸口廝喘,黏熱的口水附上。他們又是靈活又是笨拙如一雙見不到彼此的盲人。

跩哥想到他那杯水其實一口都還沒喝。

接著高潮來到。

他下意識張著口,呻吟像是哭聲。

「你就不怕我跟蹤你到鳳凰會總部嘛?」跩哥躺在竹躺椅上玩魔術方塊。「⋯⋯啊!去你的麻瓜!」

他隨意丟出這個疑問,用那種很無聊的口氣,又狠狠的哀嚎兼咒罵。專心在想要怎麼先把紅色跟綠色這兩面翻出,他眼睛死盯著掌心中旋轉的方塊。

「街上到處都是你以前的同伴,這任務就不必你來執行了吧?」

腿交叉坐在地板上哈利傾前手撐住自己重量,他腳前眼下是一份散亂的預言家日報。

蘸了鮮紅色墨水的鵝毛筆圈出了上面幾個不起眼的單字,像一付在挑這份報紙錯字似的。這間房地上到處堆堆佈滿許多紅圈的報紙。

「去你的麻種!去你的食死人!」

「總部要開會。我要走了。」哈利解讀完報紙上的訊息。他站起來。

「去你的哈利.波特!為什麼你要買這種爛石頭給我!」

「那是塑膠做的。」

「去你的塑膠。」

哈利消影前看著跩哥說:「很高興預言家上沒你的名字。等我回來。」

麻瓜的方塊從跩哥指間脫出,掉在地毯般的報紙上滾了幾轉。

這是另一個監獄。跩哥走到窗邊,臉貼上冰冷的玻璃,白色水氣很快形成。他已經逃出了一個又進了另一個。俯瞰倫敦街道上的汽車看起來都像同一種顏色,像片片灰塵,遙不可及。新獄友對他說你六年級背叛鄧不利多過了幾年你背叛佛地魔,那麼,現在你還要去哪。先背叛這邊再背叛那邊,馬份莊園塞滿了食死人與幽靈,這裡卻還有一張床留給他睡。新獄友有婦人之仁,但他躺在他的臂彎裡,不是出自這個。

這狀況就跟解不開的魔術方塊一樣匪夷所思。

(接下頁)

4 thoughts on “Never ends (Harry x Draco)

  1. 貼吧貼吧!!
    因為你每重貼一篇我便可以重温一次了XDD超快樂!!

  2. 貼吧 貼吧!!
    因為你每貼一次我便可以重温一次了超快樂的!!!XDDDDD

    1. 呀竟然您開金口了那麼就恭敬不如從命如您所願照辦XDDDD
      不過等我放假有空時間吧vvv我好想修訂1001夜的翻譯啊…可惜原稿不見了Orz

      是說不知為何這篇當初斷斷續續連載(?)現在一字排開看起來還挺微妙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