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ends (Harry x Draco)

Stay till Sunday But Sunday has gone
星期天前的停駐

黑夜裡,一片荒原,他們疾行於及膝的野草間。

有稀薄的雨開始落下,落在他的睫毛他的鼻頭上,落在他的上脣時他伸出舌舔掉雨滴。他們沒有奔跑,僅僅疾行。顧不得未進食的空腹與乾渴的喉嚨,都必須趕路再說。

他們其實已經不用擔心後面會不會有魔法部或鳳凰會的追兵,但前方石內卜依舊一聲不響的迅速行進,讓鋒利而潮濕的草尖紛紛刷過他們的斗篷,沾在黑色布料上污泥與草屑不容易瞧見,這個墨水般的暗夜,月光藏在雲後協助他們遮掩。幾绺前髮躁亂黏附他的額,張望四方看不見任何建築物,他心想他應該明白他們的目的地會是哪。只是這麼快?目睹鄧不利多的死亡後幾天後,他們已從某個躲藏地點轉移至這一處看似罕無人跡的偏僻地帶。

「馬份莊園暫時不能回去。」

這是逃亡時石內卜對他說的。

不能回去?是因為那裡已被佔領了吧?

跩哥蒼白的面色隱在斗篷連帽內,先是冷嗤一笑後是一臉陰鬱的沉思,以及對之後發展的思索揣測。前面教授的背影走的很快。教授說他們必須快一點,再快一點到達那裡。他已經不再震驚,面對死亡,永無止盡的漩渦,不能再被糾纏,不能因為黑暗與死亡而流淚,不能,不能這麼可笑。就算沒有親自執行他至少做到了證明自己這點,他們的王會怎樣處置⋯⋯

他很想閉上雙眼,並非只因為這些虛線迷茫的斜雨。

枯瘦的十指緊扣斗篷領口的繩結,雨水快凍傷他露在空氣中的手,一些些狡猾的風帶著濕氣鑽入斗篷爬竄,他壓低喘氣吁聲,感覺冷汗乾了又流,每口吸進肺裡的氣酸澀的快刺穿他喉管。

遠方終於出現一模糊的黑點,而後漸漸放大。石內卜也在不久後終於停了下來,那個安眠中的黑色巨獸坐臥他們面前。

從外型看來那是一間巨大的工廠。

巨大而沉默的廢棄工廠。

風在耳邊咆哮未停。

第一個是母親的擁抱。

母親仍是那樣優雅,只是有些憔悴。父親囚於阿茲卡班還沒出來。這一直是這時期的母親。

石內卜看了母親一眼後旋即離開房間。

水仙輕輕拉過跩哥抱住低唸我美麗的跩哥,而他滿佈雨水的斗篷被扔在腳邊。跩哥沒力氣去處理這樣久違的親暱,就讓母親抱著好了。

孤獨於這荒涼地區的廢棄工廠是這年黑魔王命食死人設立的總部。

他看見工廠入口上方牆板印有柯偉石手套工廠一排花體字,字形的顏料因經年累月的風吹日曬而褪逝。據說工廠外觀原來是柔和的鵝黃色,不順黑魔王的眼,他只消魔杖輕輕一揮就變成了食死人的濃黑色。

跩哥與石內卜走進敞開大門的前手套工廠,拿起魔杖,他們唸了聲路摸思。工廠內部裡層疊那些五顏六色的手套四處堆積成山,蛛網塵灰覆蓋奪去光采,所有顏色都像不可告人的秘密被掩埋,許多奇怪毀損的器具與桌椅躺在地板上像被肢解的軀體,染料肆虐過後混亂顏色霸滿空間。這裡絲毫不像食死人總部。穿越棄物與手套山之間的蜿蜒小徑,到達工廠最裡面,一堵被各種顏色潑染的牆,俗艷又黯淡的超現實主義,他們打開一扇因為染料顏色而不明顯的門,進入了一間密閉的辦公室——或者說荒廢以前這裡確實是間辦公室——石內卜唸了句咒語,放置中央沒人使用的辦公桌和桌椅開始往牆邊走去,中間幾塊地磚忽然搖晃浮動起來,露出地下階梯,那些地磚往周圍輻射排開落在旁邊地磚上。

工廠止於掩飾,黑魔王的根據地是這之下的地下宮殿。史萊哲林總是習慣地窖。

而隱隱然這地下宮殿石廊的火燭光芒也是昏暗。

身邊的石內卜終於轉向跩哥,無聲的對望像是一種安慰了,教授的臉在路摸思光環下更顯面黃肌瘦,古老的冷漠刻畫出他堅實的臉部線條,是否有無盡祕語藏在那雙鷹眼底教授始終不曾再多說什麼。

「走吧。」昔日的魔藥學教授開口,低沉的聲調在黑暗中抖盪遁失。

可是這又怎麼樣呢,跩哥想。他咬緊下唇吸口氣踏出步伐。

第二個是對黑魔王的覲見。

覲見。

真是極具意義的辭彙。

黑色和綠色的大廳。還有那些古代語系咒文,蛆蟲一般滿滿爬刻在環伺的黑牆上,火炬紅橙色的舌頭不斷顫抖舔舐它們,而那大量蛆蟲仍是僅僅看上去沒有威脅性的幽暗。是死亡的蛆,已經不再有那樣古老的深不可測了。

而黑魔王的王座只是一把暗紅色的天鵝絨椅,一雙修長的腿掛在那兒悠閒交叉斜倚。

石內卜陪跩哥上前。但少年靜默猶如肖像。

「馬份家的繼承人?」王的嘴角勾勒出不算和善的微笑。「做得很好。」

但他鮮紅的瞳仁裡不見笑意。

「只是不破誓?」王把玩著手中魔杖,指腹摩搓魔杖木紋。「你們應該了解,九不離十還是九。賽佛勒斯你不該留給他選擇。你該給我個交代。」

「沒告知您是我的錯,主人。跩哥事前並不曉得不破誓,為了安撫馬份的妻子我不得不與她立誓。您了解鄧不利多對我的態度如何,用信任作為武器,總比優柔寡斷還來得俐落些。」

石內卜冷靜對應。在這裡時大部分時間石內卜都是這種沒有任何洩漏的表情嗎?

王冷笑一聲。視線不感興趣地從石內卜往跩哥方向去。緊握著衣角的少年沒有低頭。

——你曾經,想落荒而逃嗎?

濃燄火光圍繞這片沉默,潮濕而濃郁,由銀綠的毛毯承載,這裡有多少人每天以卑微的雙腳踐踏過。

王最後只說:「真沒用。不過是來自一位馬份妻子愚蠢的愛子心切。退下吧。」

其實你無處可逃。

過了不久那些年輕的史萊哲林終於也在此會合。

那些話都差不多,每對唇瓣都說,每隻耳朵都聽。

所以,接下來,第三個會是什麼?

跩哥還是沒開口,他想不起是什麼時候他已變成無話可說的人。

(接下頁)

4 thoughts on “Never ends (Harry x Draco)

  1. 貼吧貼吧!!
    因為你每重貼一篇我便可以重温一次了XDD超快樂!!

  2. 貼吧 貼吧!!
    因為你每貼一次我便可以重温一次了超快樂的!!!XDDDDD

    1. 呀竟然您開金口了那麼就恭敬不如從命如您所願照辦XDDDD
      不過等我放假有空時間吧vvv我好想修訂1001夜的翻譯啊…可惜原稿不見了Orz

      是說不知為何這篇當初斷斷續續連載(?)現在一字排開看起來還挺微妙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