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ends (Harry x Draco)

Wherever You Go

跩哥站在黑色棺材旁微微俯首,望向躺在裡面的潘西。雙眼閉著已經不會再張開,黑色的蕾絲裙,但她的臉是白色的,棺材內襯絲綢也是白色的,白玫瑰綴飾四周。黑夜的黑,白晝的白。好像僅存兩個顏色似的非黑即白,其餘顏色都被剝奪,然後他又瞥見自己身上的黑袍與放在棺材上的手,顏色也跟潘西的差不多,除去彎曲血管略浮的青色的話。真令人驚訝。他覺得他們彷彿身在麻瓜過去四五零年代的黑白電影中。怎麼會呢?他有生之年以來從沒想像過將史萊哲林放進麻瓜創造的框架裡。他沒想像過這種事。

身側的諾特沒有對他說什麼安慰的話。諾特在聽見潘西死訊時甚至沒有什麼臉部變化。如果他真的開口對他說了「你還好嗎?」這類的問候,那也很不尋常。看著潘西躺在這兒就夠不尋常了,他想他沒辦法再承受第二件不尋常的事。所以這樣比較好。黑白電影,沉默,無聲,冰冷。真的,這樣比較好。

後來諾特也消失了。他所謂的消失,不是指潘西這種,而是像穿過牆壁後就不會再回來的那種,人間蒸發。他不知道原因,他只知道已經沒有人會再提起他的名字。就算無意提起,也會像沒被提起般埋沒在另一波對話裡。跩哥沒有太難過,因為理論上來說,諾特的消失不會不尋常。

可是他不確定,自己的叛逃算不算消失。

還有一次他看見波特,遠遠看見而已。

他跟波特提起過,但他只給他一個難以解釋的回答:「我以為不止那場呢?」

「只有那場。」記憶不會錯的,因為他主要份內工作是在食死人總部裡進行研究,真正實戰的次數不算太多。「我想你沒看見我。」

「事實上是,我總覺得每一次都有看到你。你這邪惡的小東西!」

跩哥挑起一邊眉。「真的?承認吧波特,你從那時就開始妄想我了是不是。」

「見你的鬼!反正那時候沒有真正見著你,不是比較好?」

「我可不認為我會死在你手上。」跩哥噘起脣說。

在那段黑暗時期他沒有想過會再見到他,他沒有想過離開之後還會重回舊日學校陰影。由不得他選擇似的。哈利.波特這名字不是代表陽光,是陰影,一個人怎麼可能脫離自己的影子?就算在黑暗裡也是一樣。儘管,有時他覺得他快什麼都看不見。但是不會了,不會像以前那樣互指魔杖想要殺死對方,充滿惡意的烈焰燒到現在只剩一點溫熱的殘燼,敵人成為室友定義作了一番改變。雖然許多時候跩哥仍對他恨之入骨,但最多在半夜時把他踢下床。而且他也不那麼常見到他。

哈利無聊地玩著他的頭髮。「很難說啊。你沒想過殺死我嗎?」

「隨時隨地都想!我想過一千種把你殺死的方法,譬如,逼你在倫敦皇家劇院的舞台上全身灑滿金粉大跳艷舞,讓你羞愧而死之外又具有娛樂效果。」

「哦?」

「不喜歡?那聽聽這個,人肉刺身的方式如何?」他停頓思索一下。「但是你曉得我一向不習慣吃得太嗆辣,所以捨去芥末我比較想在你身上塗覆盆子果醬跟鮮奶油。」

「這個提議不錯。」

哈利吻著他的臉頰,再移向他的嘴唇。跩哥本來要推開哈利,跟著又覺得與其做那些透露出性暗示的白日夢,還不如反擊哈利不安分的嘴。閉上雙眼,他們的身體互相摩蹭,有一隻手正在解開他牛仔褲上的皮帶。他有預感自己身上穿的黑色破踢這次一定會被扯爛,那以後就不能再穿這件了。

他把報紙上的字謎跟數獨解完後就推到一旁。在桌子旁邊有一堆放了幾個月的報紙,疊得像麻瓜節目裡那種明信片小山,都是哈利帶回來的。再加一根菸蒂馬上就能讓這間公寓變成廢墟,完全用不著魔法。

「我想出去。」

「去哪?」

「不曉得。也許可以到鳳凰會總部來個觀光之旅。」

「你想變成烤雞嗎?聖誕節還沒到。」

「我沒有在開玩笑。」

「你知道你最好哪都別去,外面很危險。」

「閉嘴波特。別假裝自己是那種你明明也很討厭的人。很明顯你不適合。」

從桌邊站起,他站在窗邊估量。如果把這堆報紙直接從窗戶倒下去,下面經過的路人會被砸死嗎?

「如果我說我只是想從塔橋上往下跳看看,在泰晤士河裡游泳呢?」

「游泳?不可能。你不會游泳。而且溺死前你就會先被凍死的。」

「真麻煩⋯⋯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再救我一次嗎?把我撈上來?」他轉過去看著哈利說。「但我只想當仙子,不是金斧頭也不是銀斧頭。」

哈利大笑。「還是不可能!你肯定當不起仙子。你只能當跩哥.馬份。」

「去你的!波特,我恨你!」跩哥說。

「看吧?沒有一個仙子會像你這樣說話的。」

趁哈利不在的某天晚上,跩哥偷溜出去,身上沒有半毛錢。走樓梯時他學得像隻真正的貓,靈巧又快活,獨欠一條長尾巴。重新呼吸到倫敦污濁的空氣,人的氣味,車的氣味,跩哥忍不住咳嗽幾聲。很不湊巧的是,轉了幾個街角(他已經有些迷路)就碰到老神在在的哈利.波特。

沒有回家,也沒有去跳河,他們肩挨著肩在街上閒晃。過某條馬路時他們在斑馬線中央遇見一位哈利同僚,似乎也是前幾屆畢業的霍格華滋學生。隨意瞄過跩哥但沒把視線停在他身上,跟哈利寒暄完幾句,男人就從反方向離開。

「他沒認出我。我就說嘛,赫夫帕夫沒什麼本事。」他們走到街角時,跩哥提出。

「呃。」

「他們的記憶力我一向很懷疑。」

「不是,是因為你頭髮都遮住眼睛了。」

哈利一手握住他的肩膊,另一手輕輕拂過跩哥眼睛上幾根銀絲。他不自覺闔上眼睛,直到他感覺一排指節的皺摺掃過眼皮。那有一點癢,他張開眼時他才發現他們兩個人站得很近,近到可以數出哈利有幾根眼睫毛。他看見自己在哈利眼瞳中的倒影,才多少明白剛才那人為什麼認不出他。這都怪哈利沒有替他買他過去慣用的洗髮用品。

但哈利還在看著他,那麼專注到讓他確定了某件事。

「現在,我們還要去哪?」跩哥問。

過了幾天。

倫敦某間公寓不明起火的新聞傳開。事發當時屋主不在,所幸無人傷亡。這則案件令人費解的是,根據這間公寓房東所給的租客資料,竟查無此人。目前警方表示不排除蓄意縱火的可能性。

fin 080126

以下HD雜談。

想一想還是很喜歡他們,因為是初戀嘛。
這些片段大概四、五年前作品,也是結束HD時期寫的,應該還有其他更具代表性的HD作品吧?我也很想找來,不過很多稿子都不見了所以就⋯(汗)。
當時發文沒有解釋現在說明結局吧:即使對話是那樣開玩笑的口吻,基本上還是怕偶遇的舊同窗認出,所以HD二人便銷毀證據離開倫敦,Draco最後問的那句話也就是這個意思。

現在看也認為自己當時真是下了很深的感情在寫文章,有時真覺得就這樣相依為命私奔算了抹消第七集的存在…不管如何也無法客觀看待第七集,曾經滄海難為水呢。
我考慮很久要不要把1001夜從鮮網搬過來。可是很多。可是很多啊喂!(逃避中)

4 thoughts on “Never ends (Harry x Draco)

  1. 貼吧貼吧!!
    因為你每重貼一篇我便可以重温一次了XDD超快樂!!

  2. 貼吧 貼吧!!
    因為你每貼一次我便可以重温一次了超快樂的!!!XDDDDD

    1. 呀竟然您開金口了那麼就恭敬不如從命如您所願照辦XDDDD
      不過等我放假有空時間吧vvv我好想修訂1001夜的翻譯啊…可惜原稿不見了Orz

      是說不知為何這篇當初斷斷續續連載(?)現在一字排開看起來還挺微妙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