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名也不需

半夜看到衝2消息想到以前好像也寫過這種東西,雖然並不是很完整的…

 
取名也不需

Chris(謝立豪)/Donald(萬浩聰)

 

 

 

萬浩聰醒來時想起了一件事。
於是他翻身起來,不顧身上一絲不掛,從頸邊到大腿內側都還殘留前晚性愛痕跡,幾乎一股腦連爬帶撞推出房門,也不怕吵醒還在沉睡的謝立豪。桌上昨天報紙沒清堆滿客廳桌上,撥開,匆忙的,先喘了口氣,然後摸到那信封。西式潔白喜帖。
天才剛亮,篩過落地窗的慘白日光還有些骯髒汙穢。不遠處就有立燈,他沒想到要開,花了一分鐘盯著印刷紙上頭寫著自己名字,選的是黑色宋體字。寄信人有一個刺眼的名字。
要不要拆開,他花了三天想這件事,同一般優柔寡斷白癡。明明以前不是這樣,想什麼做什麼,才是他一貫大少爺作為。

謝立豪與他同天收到,也當天就問了:你都收到Issac來信吧。含含糊糊,他們沒說寄信內容,直率同時繼續裝傻,謝立豪總是等待回答的那個。
仲未有時間睇。
係啊?
係啊。
咁…記得睇啊日理萬機的聰少。

那時是這麼調侃的。收到信那天是真的忙,事實是沒一天不忙,收到信後他幾乎想讓自己變得更忙。四、五年沒連絡然後一收就收到什麼?喜帖!
萬浩聰與謝立豪上床時想到了另一張臉孔,想到自己還有封信沒拆。做愛做到全身骨頭快拆了,做愛時他們忘記關燈,也許謝立豪從肢體與眼神看見什麼,狼狽、保留,還有其他等等欲言又止。

他還是要拆信。沒想花時間找刀子來拆,就用手撕開封口,紙黏得有些緊,終於打開捏得有些皺的信封,裡頭的禮卡邊緣太過鋒利還差點割傷手指。
當然一切沒什麼值得意外…唐亦風與童希欣下星期結婚,隨信附上香港機票。
白色設計紙卡上寫著極其傳統的邀請詞;闔第光臨。

然後他又想起自己身上什麼也沒穿,低頭就見垂軟的性器擠在大腿邊,到處都是謝立豪留下的痕跡。
謝立豪總叮嚀他早上要多穿幾件再出房門。
英國早晨一向太凍。

 

睇咗?回不回去?
…去啊。機票哦,都誠意來的。
沙發上報紙後面的萬浩聰回嘴得十分自然。謝立豪沉默兩秒,那雙眼角斜挑的貓眼盯住他不放。萬浩聰從不討厭那樣熱切的視線,甚至那會讓他感到自己被重視。而此時他卻忍不住想迴避。
謝立豪好好一個伶牙俐齒的人都忘記怎麼說話了,就把萬浩聰攬進懷中。
做乜呀。
…沒呀。想你了就抱你了,需要乜理由。

難得聽見謝立豪賭氣的口吻,萬浩聰幾乎為此笑了。他靠在他肩上。從這看不見彼此表情,只能感受到交換的體溫。要換作十年前,謝立豪絕對不會那麼大膽,總是小心翼翼,總是維持紳士風度,他跟在他身後,影子似的,萬浩聰遲好幾年才回頭看他,即使過去那幾年混亂的三角關係,他身為旁觀者也一直保持沉默。

是了。總是看不出來他急切慌忙的樣子。那時都認識不知道多少年,萬浩聰從未主動一次去猜測他的想法。

謝立豪那麼聰明的一個人。來到英國後他才與他告白,萬浩聰才了解自己早被這人摸了個透。
他看他看了大半輩子,在別人都不愛他時只有他還愛他。
不用多少隻言片語,但雙唇透露出的幾個字再用哪個形容詞都嫌單薄。

萬浩聰覺得自己沒有他愛他那麼多。所以他開始學習遷就,然後整個人也似乎改變大半。他可以到機場迎接他下班,他還會看食譜學做菜,燒焦的荷包蛋也能讓謝立豪感動落淚。從沒看過他那樣子,深感趣味的萬浩聰老說你知不知你多幸福啊…誰吃過萬年企業總經理親手做的菜。
是,但我可是連人都要當成飯後甜品吃乾抹淨的。謝立豪笑得曖昧。
…抹嘴啦你!

 

在英國與謝立豪度過的幾年,萬浩聰想自己已經遺忘一些事。那些事全裝在真空瓶中扔到角落。
沒想過只要一封印刷信,就什麼記憶都回來了。

回香港就回香港。萬浩聰聽見自己小聲喃喃。
謝立豪問:期待嗎。
三個字構成疑問句打斷他陷入恍惚。
但他沒有回答。

 

 

取名也不需–後

 

 

一直到上飛機的前一天,因請假他將未來工作壓縮一禮拜內處理,完整無缺交接給德叔。萬浩聰開始打包行李前就累積不少黑眼圈,有大半行李都謝立豪捉空整理好,留給他的就剩聯絡香港的爹地媽咪,寫下回香港的購物清單。謝立豪自己行李好似不用幾個鐘頭就搞定,上機前晚十點多到家,黃燈下他望見鐘點工人將家裡掃的一塵不染,邊拉鬆領帶邊進臥房,謝立豪正躺床上悠閒翻閱雜誌。行李箱鎖緊緊整整齊齊擺在一角。
讚我這樣的獎賞就省下啦。只不過…
基本上可以用視姦兩個字解釋謝立豪行為。
哈?你自己唔係玩得幾開心。只不過……
眼波流轉,萬浩聰學他語調,叛逆笑他不可靠。
他一步踏到衣櫃前打開,沒想像中空,只是多了點空隙,選擇帶走的都是樣式新潮但這幾年也慣穿的衣服。舊衣還在裡面,與公事場合的西裝作伴。像是那幾件格紋襯衫。
伸手觸摸其中一件藍格襯衫,敏銳的指腹搓揉…質料還是不錯的,像摸上什麼陰影裡的記憶,穿著這件時曾經遇見什麼人待過什麼場合,思及不知何處,萬浩聰低頭抿唇。
後來不穿是為了什麼。來英國後他一再添購更增多的是筆挺西裝襯衫。謝立豪曾說他非常適合淺色西裝。那類色不是誰都穿得起,那類介於成人與少年間的愜意與柔軟不是誰都適合,如要扯下也有別番風味。儘管如此,一著上就等於著上另一世界的氣味,亦如某些時刻他也會噴上香水,可以遮掩,也可以展現。

他沒有帶以前的機師制服過來英國。
格紋襯衫帶來也沒穿。穿上周身不合,似錯置時空。但每次掃除也沒真正決心拿去資源回收。有時不知怎的看著難受,就更往邊裡塞,直至新衣塞滿視野。
有些衣服是這樣,不適合現在的自己就不會再穿了,於是遺忘,不再記得。
但忘記與丟棄,終歸本質不同。

現在準備回香港,他驚覺他沒理由再穿西裝。謝立豪選的是現在他會穿的休閒服。
也對,這些件沒怎麼剪裁的格紋襯衫現在眼光看多麼老土啊。

萬浩聰立在衣櫃前,沒發覺自己外出衣還沒脫完。直到一團鼻息與溫度附上他後頸,一個如等候般溼熱的吻,才有反應。
身後的謝立豪不知何時已默不作聲走到他身後,輕輕擁抱著。像抱嬰兒那樣,很珍惜地,但天下可沒有人會向嬰兒索討什麼。然後他在他耳邊吹進幾句話,他沒聽見也沒理解。
萬浩聰憑藉感官一陣顫抖,不選擇抵抗。
只要接受了,軟下身骨認命享受寵愛,那即是一種回應。
以前要得太多,現在則要得太少,所以他是這麼想的。

 

 

 

距離當時看差不多五、六年前,為什麼會對這部這麼的執著呢,大概出自於這是我第一次聽粵語原音看的港劇吧…因為當時很迷吳鎮宇才看,所以是初戀喔。額外有感觸的是,裡面的演員也一直伴著我過這幾年的生活,我簡直可以如數家珍,現在都紅了呢,有各自的後援會了呢,當時飾演Chris這個邊緣配角的Bosco現在也大紅大紫,陳三苗也因為個人因素離開TVB去大陸發展,我再也看不到他演的港劇了,這部拍完沒多久就走入電影圈的葉璇就更別提了……但在這部裡他們都是新人,與現在的他們很不一樣,很青澀,還不懂如何修飾自己,他們都還有夢想與困惑,沒時間想像未來會成為什麼形狀,對他們來說這也是一種不可磨滅的青春記憶吧。這部劇真的是很多人共同的青春回憶啊……。

這些年來一直都很想寫他們的故事,但就這麼個片段。
衝上雲霄II裡沒有Donald,沒有Chris,對我來說還是衝上雲霄嗎,當時寫這篇文還真是不好的預言…。

但我還是會看,不過是不是期待與當年一樣感動,就別太要求了吧。
附贈當年片頭曲,陳亦迅獻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