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銀時x高杉)

銀+高>>>銀高。大概在作者心中偏向這樣,但隨便解釋都可以。
非砂糖,奉勸喜歡銀高的人不要看⋯。
時間點522訓後,有一定性描寫,慎入。

月詠那女人再怎樣我行我素也知道最起碼的處世禮儀,所以當夜裡吉原一道來電,她話中帶話的冷冽聲線,還是叫沒睡飽的銀時感到劇烈頭痛。

到底惹來怎樣的麻煩人物需要深夜兩點挖起他啊。放眼全江戶,還有幾個月詠對付不了的人啊。

頭痛的原因並非月詠每次想替吉原解決爛尾,想到的第一個委託對象總是他。也並非現在大半夜的外頭剛下過大雨地面潮濕,或這檔事揩不了多少油水。

而是月詠用那種理所當然語氣:「那男人可是個恐怖份子,我可不想沾手,只有銀時你能處理了哦?」

不用提示那男人的名字,就能讓銀時頭疼欲裂。

什麼叫只有我,你們吉原這班兇婆娘過去的傲人自信呢。

銀時萬分不想與月詠爭拗,好吧,目前選項有一、掛掉電話,二、假裝語音信箱後掛掉電話,三、把假髮號碼給她再掛掉電話。

萬事屋裡,銀時站在沒開燈的客廳手拿電話,屋內幽靜的只聽見廚房沒關緊的水龍頭正不規律落下水滴,彈擊水槽的煩躁聲響。

耳邊再度傳來月詠一點也沒有女孩子家委婉的催促:「你不來,難道要我打給真選組?」

從來沒看過高杉這傢伙喝醉,也沒聽過任何酒後鬧事的不良記錄。

或者可以說,無法想像這個驕橫又愛擺架子的混蛋能允許自己有什麼醜態⋯⋯其實是什麼也想像不來。如何面對離開戰鬥姿態的高杉,他全無把握。

銀時走進月詠指示的店家前,抹乾臉上冷汗。

隨媽媽桑踏上木質迴廊,無視那些重重紙門後歡場間呢喃軟語、酒歌戲言,他們直入廊底最後一廂,這間太過安靜顯的氣氛凋零。拉開紙門,一地殘空酒瓶與冷餚,一名身著艷麗、髮飾已鬆脫的遊女斜跪坐地,而那個大名鼎鼎的高杉晉助環抱女人的腰,躺在人家大腿上,閉上眼皮不醒人事。好個風月場面。

就只是醉的無法自己走動而已。

媽媽桑解釋。「這個月高杉大人來第三次了,前兩次都能自行離開,但這次⋯還得麻煩您了,真不好意思。」

「⋯了解。」

這什麼鬼差事。銀時沒出口抱怨,只得答應面露尷尬的媽媽桑這傢伙留給他。他讓女人們都離開,遊女輕手輕腳從高杉身邊退開來時,銀時還得去接高杉那具渾身酒氣的身軀,太陽穴中的疼痛比剛在家接到電話時突跳更猛烈。

倒入他懷裡的高杉還是沒醒來,他著裝輕薄,體溫比放冷的清酒還低,繃帶下維持他肅穆的死寂睡容,一點也不討喜。

太沒警戒心。不該這麼沒分寸。

銀時稍微使力拍了幾下他的臉頰,無效。高杉仍沒了呼吸般深深睡去。

銀時沒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還認識這個人,沒在想突如其來的陌生感正確不正確,他一手攬上高杉的背,將高杉一隻手臂拉到自己肩上架住,確認彼此平衡沒問題後,然後擔負起兩人重量,從地面上賣力站起,離開吉原這屬於夜晚的煙花地帶。

一如往常,他只能做那些自己知道怎麼做的活。

深夜中的歌舞伎町,白日夜晚再怎麼熱鬧到了此時此刻也不得不面臨曲終人散,沿途霓虹招牌不再發光,地面上坑坑洞洞的積水,呈現雨後骯髒冷清的破敗街景。

他們站在十字岔口中央,高杉低著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

扶著高杉的銀時,受不了煩擾連珠炮碎念:「好麻煩,要把你這酒鬼送回萬事屋嗎,阿銀我可千百個不願意。喂,高杉,你可不可以提示一下?你在江戶的落腳處地址?還是耳機男的連絡方式?話說回來應該叫他來收拾你而不是我吧喂?鬼兵隊窮到沒錢付風流帳嗎?醒醒啊混蛋!」

「⋯你才混蛋⋯⋯」

原本還在張望四周,想著去處的銀時,聽到說話聲反射轉頭望向聲源。高杉抬起臉的角度,正好將眼珠往上吊來,可怕又妖邪的很。

銀時壓下因驚嚇而漏拍的心跳,下意識想放開高杉,但高杉轉開視線,任自己繼續掛住銀時肩膀。

「醒、醒來就早說啊你⋯」好歹肇事者醒過來了,銀時鬆一口氣。「跟我說,現在怎麼連絡你那些鬼兵隊大將?」

「⋯隨便找間旅館丟下我得了。放心吧我有錢。」

「高杉,好好聽人說話行不行?」

「你總該知道這裡有哪幾間信的過的旅館吧,地頭蛇。」

銀時忍住白眼與將此人順勢過肩摔的衝動,試圖與酒鬼理性溝通純粹自己想太美,更何況高杉這混蛋用不著酒醉,這種頤指氣使又一意孤行的爛性格,過多少年去哪個地方都改不了了。

話再多也對不準頻率,甚至有引爆可能,不如乾脆別說話。銀時很高興兩人起碼同意這共識,貼著身偕同走一段夜路,到銀時認識的旅館,進入店家準備的乾淨榻榻米房間,過程一概沉默無語。

一入房高杉立刻掙脫銀時,趴倒地面,不顧後方銀時抗議就闔眼睡去。銀時拿他沒轍,大概這傢伙剛剛都是死撐,酒還沒醒,一放鬆又禁不住睡意。

適才高杉語氣是找個地方安置他就可以離開。就這樣放他到早上不是不行。

他這麼大一個人了,會照顧自己。銀時想。

銀時在心中如此決定,所以很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下個動作是幫高杉鋪床,這多餘工作又無法從月詠那兒拿到額外酬勞。

費力將潔白床單鋪上榻榻米後,他走到房內唯一的矮桌邊倒杯水解渴,瞥了一眼還倒在那裡動也不動的高杉。

為什麼要喝這麼醉。

銀時想起那天他們順利從伊賀離開,鬼兵隊帶走重傷的高杉後,再無下文。

天導眾支持下德川喜喜掌權幕府,原先一橋派的鬼兵隊與春雨第七師團的合盟勢力就此失怙,怕是只能回到暗處伺機深入幕府核心。時局並未安定下來,高杉要做的應是韜光養晦從長計議,而不是成日在女人堆中藉酒澆愁。他們的共同敵人是天導眾,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高杉的狙擊目標從頭到尾都是那票該死的烏鴉,他就不能好好為這目標重振旗鼓?他一個安居樂業的小老百姓都懂這點道理,慣於操弄陰謀論的恐怖份子高杉會不懂?

為什麼喝這麼醉。這不是我認識的你。

疑問與煩憂在銀時胸腔內騷動發酵,滑入喉嚨的溫水不冷不熱,他越喝越渴。

一旁躺著的高杉忽然有了動作,他惺忪醒來,緩慢坐起身來,那隻孤獨的右眼半睜半閉,也不知清醒沒有。

銀時放下水杯,走到高杉身邊想問候他怎麼樣,高杉卻矇矓開口:

「為什麼你要哭?」

「哈?」

「若不是你流那滴淚⋯」

「喂喂,高杉你醒醒,現在你不在作夢⋯⋯」銀時搖了搖高杉的肩,高杉露出煩厭撥開他的手。

「現在的你還會哭嗎?」

他拋給他自夢境抽取而來無頭無尾的問話。

高杉眼神不再失焦渙散,糾起眉心下的面龐忽的凝寒而炙熱,宛如一條燃燒中的冰河,明知回歸現實還執迷不悟留在夢中。

他們之間關係有這樣膠著難堪?需要假借這種情境才能丟出那些話。

不待銀時回答,他提起即將恣肆大笑的嘴角,露齒的笑,無聲而荒蕪的笑。

「別理我了,你走吧。」

高杉說。

銀時的手僵在空中,忘了收回。高杉說這話時已回復平日冷靜模樣,態度正常恍如剛才那些真是夢裡才有的對白,毋須深入理解。高杉臉色又變,他一把推開銀時,病懨懨爬到一邊,彎下腰摀住嘴,一手撈來附近的垃圾桶,背對銀時跪地抱住桶子開始嘔吐。

這是要他怎麼辦。銀時發覺自己只能愣在當場,像具人形紙板毫無作用。

高杉發洩完畢給他台階,但他現在真走了不就更像壞人⋯怎麼可能這樣就離開。

好一陣後,高杉清理完胃裡食物渣滓,反過身子垮在牆邊逕自奄奄一息。

銀時嘆氣,多是對自己的無能。他先讓桌上的熱水壺將裡頭的水煮滾,再用旅館附贈茶包泡了杯濃茶,聊以充作解酒。高杉沒說話,姿勢歪斜,微仰起脖,好像這樣就能多吞些空氣,他低下目光看著銀時將茶湊到他面前,不予回應或者裝作不懂銀時行為,自顧自繼續他墮落浪蕩形象。

「幹嘛?怕燙?真囉嗦。」銀時懶的挑釁他冷硬的拒絕方式,隨便就替高杉捏造藉口,演獨角戲舒服的多。吹了吹浮出茶包的水面,再嘗試給他。不意外,高杉還是吝嗇不給反應。「⋯嗆到別怪我啊。」

銀時另一隻空出的手無預警猛然一伸,扯住高杉的肩強硬拉近自己,提高杯口碰觸他唇緣,溫熱茶液自動流入他口中。沒拿捏好方式,或速度太急,高杉沒喝幾口就推開銀時大幅度咳嗽起來,綠茶從杯口搖晃濺出,淋上兩人身上一片濕,熱水透過衣料燙到肌膚讓銀時粗魯哀叫出聲,順帶幾句給高杉的咒罵,後者光顧咳嗽也不回嘴。銀時立刻抓起毛巾擦拭自己,冷靜下來低頭就見高杉衣服下擺有些紅腫的小腿,而當事人忘卻疼痛般一副不干己事。

這人醉的沒救了,多一句勸說都嫌浪費時間,銀時認命走去房間附屬浴室,回來後又蹲回高杉身邊,忙著擦乾他身上茶漬。

「高杉,你想太多了。」銀時演起他的單人戲碼,一面低頭以濕毛巾替高杉冰敷小腿。「那天起我就沒哭過。我不會再讓這種事在我眼前平白發生。」

高杉的體溫如兩棲動物般冰涼,燙傷的皮膚也許沒那麼容易消腫。

沒人打斷,銀時盯著濕毛巾上自己的手,又說:「⋯⋯我不會讓你在我眼前死去,除非你要我動手。就算回不到過去,至少我可以維持這段關係。」

「很武斷的說法。誰准你擅自決定我生死?」

抬眼對到高杉注視,似乎揭去了外殼,那種直鑽核心的質問。讓銀時憶起那場在伊賀忍者鄉沒命的廝殺。

「我有權利對你保留任何想法?就如同我不在乎你要對我舉刀幾次。」

高杉笑出聲音,混著濃烈酒氣與嘔物的惡臭同時自他口腔間溢出,將銀時牢牢套住。

「隨你怎麼想,銀時⋯⋯可是,不過如此爾爾。這麼多年後,我依舊下不去手,酒醉的惡夢中還是有你存在。而你已經歸屬那個我終究無法認同的平凡人生。你我庸碌一生換來一句無解,真沒用。但我可不想把自己劃入你那大的可怕的羽翼之下。我不需要你保護。好了,現在輪到你嘲笑我?因為看來我是要帶著遺憾進墳墓了⋯如果屆時真有人尚能為我造墳。」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沒什麼,遲早我會忘懷愛恨,活著太累了。總有一天,你會成為我過去認識的某個人,如此而已。」

⋯不對,你錯了高杉,沒這麼容易⋯銀時想出聲反對,但他發現高杉已封鎖所有出路,怎麼也想不到更強而有力的回駁。

無法寄望太多,也無法再說任何可以插手的話。

死棋一盤。

高杉霍地起身,濕毛巾應聲滑落地面。

「⋯其實現在也差不多了。所以,你怎麼還沒走?」

他再一次對銀時下達逐客令。語尾清冷,無邪,不留任何仁慈,如同一把白刃隨興捅入銀時胸膛。

清澈而滾燙的熱水自頭上傾瀉而下,高杉闔上眼,讓水流經過全身,將這晚附著於身那些穢跡沖刷乾淨。

銀時的出現不過是場意外。

真正酒醒後,才稍微覺得剛才對他說的那些話,是不是太直白又太多餘。

既然殺不了他,跟他作對沒什麼益處。還不如佯造出和平又乏味的普通關係,說不定在未來,銀時多少還殘有可供他利用的價值。

當高杉沉入思索,忽然背上出現一道強烈壓力,將他用力撞上眼前磁磚,來不及反應手腳已被另一雙四肢嵌住固定牆上。胸前光裸的肌膚離開熱水貼上冰冷,讓他登時張眼,倒抽冷氣。

「你要做什麼、混蛋。」

眼前的黑色短袖與掃過眼尾的白色衣擺,高杉知道那是銀時。

想使力離開牆壁但做不到,他側著臉頰什麼也見不到,背後是銀時濕透的半西半和的服裝,還有他沉重而厚實的身軀。

「你不知道我想做什麼?」

一隻手從他的背部匍匐摸索而來,經過腰側,小腹,寒冷的手指穿過肚臍下方濕潤的稀疏毛髮,深入叢中,然後才是他的男性生殖器。高杉立即意識自己愚蠢的發問,但事到如今那都沒用了。他想往後頂開銀時身體,銀時沒讓他逃更往前站,令高杉臀瓣只更擠進銀時兩腿間,與後方硬物緊緊相依摩搓。

「⋯銀時⋯喂你⋯」

「我是第一次,可能動作會笨拙點,你得原諒我。」

「你在幹強姦這事,了解嗎?變態?」

「我有本事讓你興奮,就不叫強姦。」

「不要⋯你停止⋯」

銀時寬厚的手掌將高杉分身握入手中,不顧高杉意願,開始上下套弄搓揉,包含端口也不忘照顧。高杉畢竟是個男人,下體遭人如此對待,上半身再冷靜拒絕,也能毫無相干引起性高潮。看不見銀時是用什麼表情玩弄他性器,也不曉得銀時身為男人對他抱持什麼想法,興奮得起來嗎,或許,很單純,沒別的,純粹想糟蹋他。讓他們這種複雜關係多添一道見不得人的傷口。

下腹間引起第一串震顫,高杉一陣軟腿,承受不住而往後弓起,幾乎是靠銀時撐住他重量。早忘了反抗,銀時手指更加快速度來回,頭上熱水源源不絕,體溫再也降不下來,什麼時候銀時另一隻手伸進磁磚與他的縫隙之間,先撫觸他的乳尖,再往上用力捏住他頸肩,好像整個人都要融進銀時身體裡面。

這想法只是讓他更加不受控制,幾乎下半身都快配合起銀時手中動作。

「叫出來啊⋯高杉⋯」

銀時的嗓音在他耳畔低沉,嘴唇上粗糙的紋路摩娑他耳垂,熱氣送進耳中。

「唔⋯閉嘴!⋯」

叫出來等於承認享受,不叫出來最多是不堪的默認,快感與混沌輕鬆兩下消滅他的理智。銀時手指最後一波套弄之下,高杉閉眼將悶響忍在嘴裡,還是射出來了,銀時掌心沒移開,他不去看也知道自己的白濁精液留在他手裡。釋放後,高杉才撿回一絲理智,發出氣音:

「玩夠了就放開我,銀時。」

銀時不為所動。他的手還握住高杉性器,軟黏的分泌物還沾在柱狀尖端上。

「放開我。」

高杉又說了一次。

這次是真的放開了。

銀時才退開一步,高杉轉過身來就是一拳。渾身濕透的銀時坐倒在地上,嘴角見血。他往旁邊將嘴裡血水吐入地上水流,最後形成一道紅色軌跡經過他們腳底。

高杉沒有直接離開,牆上蓮蓬頭依舊稱職噴灑大量水花,幾分鐘前才昂起的性器已然軟下。這種場合,高杉認為自己應該要勃然大怒才對,但很奇怪,他沒有,也沒有想到自己是否該立刻離開浴室。而他看著眼前的銀時,潮濕沒了捲度的白髮下那雙赤紅瞳色彷彿野生動物不自然閃爍著,毫無應有的受傷、羞恥、後悔等其他表情,一句道歉都懶於交代。高杉沒有氣憤,體內有的是其他情緒,這時兩人之間再去追究什麼合不合理,世俗間維繫太平的道德法則,都顯得蒼白無滋味。

他們對望彼此,難以歸納的躁熱氣氛在蒸騰水霧中盤桓不去,汗水不斷從膚表冒出,淋漓如注。

「⋯我不知道你對男人有興趣。」高杉最後說。「腦子壞了?還是你也有喝酒?」

「我只是一時想不到有什麼方式。」面無表情停頓,銀時偏頭。「可以別這樣結束今晚?」

銀時視線從高杉臉上往下,流覽他赤裸全身,來到他剛剛褻玩過的無辜性器。

高杉明白銀時在看什麼,與當中種種複雜意味。沒感到羞赧,他走上前去,對銀時伸出手來。

銀時沒有接過他的手站起,他只用力將高杉扯下抱住,兩人在水中唇舌相貼。

若很久很久的未來你忘了我我忘了你。若這就是結局。若你以後真成了過去一道黑影。

現在又何必去理會什麼荒唐是非。

(完)

篇名來自Gotye那首名曲。

原本只想寫兩個人在旅館裡看重播綜藝節目這種乾淨的跟消毒水沒兩樣的故事⋯啊怎麼到後面變成白色污濁物。一定是因為我最近心情太不穩定。

全套h自行想像。分手嘿咻不好,不要亂嗨。廢柴啦我。

2 thoughts on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銀時x高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