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mas Eve (Harry+Draco)

JKR前幾天丟出的刺激下寫了這篇,原作走向。

Harry再次遇到Draco Malfoy是在一個非常偶然的契機之下,屆時他們已從學校畢業五年。

一個接近聖誕節的夜晚時刻,他從倫敦搭上特快列車,已經過了Weasley家族團聚的晚餐,但他答應Ginny會在十二點前趕到,要他們不必等他。晚上六點,倫敦街頭響起平安夜才有的音樂聲,節慶氣息與飄雪擋在窗外,他一個人在正氣師局長辦公室裡慘兮兮地吃著冷掉的外賣速食,起碼他由衷感謝魔法讓他不必出門尋覓幾乎不可能營業的餐廳。用餐完畢,繼續苦幹到八點,與同樣加班部門道別後,他才鎖上辦公室動身離開。

照理說,直接現影至洞穴屋才是最快的辦法,火車無法直達位於不存在地圖上的巫師世界,只能選擇接近目的地的地理位置下車,再現影至該地。怎麼說都不該在此時悠閒搭火車過去⋯⋯搭晚班火車只是個不自然的突發異想。不,挑明原因不是沒有,也許是早上與Ginny電話報備今晚趕不及晚餐時她聲稱理解但隱藏不住的埋怨語氣,讓他還不想那麼快看到她的臉,又也許,在迎接數十位家人的熱情擁抱前,他還想再多享受一個人遊蕩於城市中的孤獨。反正晚餐都錯過了,他們不會跟他介意再多一兩小時的忙裡偷閒吧。Harry想。

踏上火車的腳步並不急躁,這時刻火車上還剩稍許人潮,或多或少都是與他相同遲於返鄉的旅人與家庭,但仍掩蓋不住那應有的白色耶誕氣氛。他經過一節節車廂,聽見門縫後人們傳遞零食飲料的笑鬧與鼓掌聲。陌生人酒酣耳熱的歡呼讓他開始期待起明日在洞穴屋的行程,例如少年時期他們常做的,到後山探索。對後山的每一吋土,Harry的了解程度早不亞於任何一個Weasley,再有任何計畫與往年也大同小異,只是能與兄弟們放鬆出遊,不必埋頭工作,就是件人生樂事。

即便錯過晚餐,也不影響Harry的好心情,所以當他進入自己車廂,看見必須與他共享狹小空間的那位旅客時,他真覺得自己今年一整年的壞運氣都凝結在這一刻。

Draco Malfoy,那個與他在霍格華茲鬥了七年的死對頭,正斜倚坐在一邊皮革沙發,偏過頭來對站在廊道上的他投射不包含任何善意的視線。

再怎麼厭惡一個人,太顯露於外的情感到了現在這年紀可以直接與幼稚畫上等號,似乎Draco也學到了這道理,因為下一瞬間他便轉成乏味的點頭問候。好似他們倆不過是許久未見、又從不相熟的往日同窗。事實上這說法,也沒什麼不對。

Harry還想不到要說什麼招呼語,因為這偶遇太不尋常,但是剛乍見Draco那姿態,幾乎讓他想起學生時期每一年九月前往霍格華茲的火車上的針鋒相對,與伴隨而來無聊的惡作劇。

如今空氣間不存惡意,只有成人間冷漠的客套與禮儀漂浮其中。

「你可以換車廂,局長Potter。我不會有絲毫介意。」Draco說。

「⋯不了。」

Harry踏進車廂,在Draco面前坐下。兩人之間近的都快碰觸膝蓋,Harry拿捏著這距離,與Draco正面相對。他將白金色短髮往後梳,穿著一件深灰色的羊毛大衣,內裡似乎是件墨藍色的高級西裝,一副正式場合的裝扮。一頂黑色的羊毛紳士帽與一本書放置旁邊椅面上。Harry不想承認,但他一身與生俱來的貴族優雅,在這樣一般亂哄哄的列車上,甚是搶眼。

顯然Draco也正在對他做全身上下行頭的打量,他銀灰色雙眼中多了些嘲弄。自己只是隨意在法蘭絨格紋襯衫外套一件穿了好幾年的黑夾克,底下配一條舊損到磨破膝頭的牛仔褲。Harry對時尚從不感興趣,也沒人會對他的穿著挑三撿四,他的衣櫥裡盡是Ginny替他買來的衣服,自己常穿的也就那幾件。畢竟他從事的工作要處理的事情根本無暇顧及外表,不需要去緊張像是領帶夾或是袖扣這些沒多大用處的小東西。

只是今天見到Draco,他對於這身寒酸著裝,有了些許悔意。

兩人已經對望超過一兩分鐘,沉默的尷尬開始發酵。不知道該跟他聊什麼。跟這個人也從來沒有過一次正常的對話。

Harry望向窗外,火車已經響過鳴笛,正在離開倫敦的路途上。黑夜中的倫敦,覆蓋上一層薄薄的銀雪,祥和而觸不可及,再也不見白日的喧嘩與繁雜。

「今天很冷,你為什麼不加件圍巾?蠢Potter。」

Draco說。這是一句太超出Harry理解的開場白,他從窗外回過頭來面對他。對方眼色中毫無笑意。但句尾他怎麼稱呼他的姓氏,Harry可沒聽錯。他捻熄心中剛冒起的那叢不耐煩火苗:

「謝謝你的關心。我這樣很好。」

「⋯你看起來過的沒我想像中糟。」

「我不知道你對於我有什麼更糟糕的想像,但謝了,畢業之後我一直過的很好。」

對於Draco的直言不諱,Harry給予冷淡回應。

「哦,報紙上總讀的到你派人跑到深山野嶺打怪的消息,還以為你臉上該再多一些凶狠的傷疤,別讓那道閃電專美於前,或鼻樑走位、斷隻臂、瘸條腿等英勇徽章,你知道,我們這種沒上過戰場的平民百姓對戰後英雄都有這類誇張想像。想不到你看起來與過去一樣健康,真讓我感到意外。還是說,現在的整形手術已經精良到無法以肉眼輕易分辨?」

⋯不懂這傢伙現在是煞有其事的關心還是暗著來的冷言諷刺。隨即Harry捕捉到Draco嘴角撇起那一點不明顯的笑意,讓他立刻明白,絕對是天殺的後者。

「我大概不能像那些養尊處優的名門世家,過得太輕鬆,但梅林保佑,我身上沒有一處是人造器官。」

「⋯真的?那麼體內——」

「胸肺有過幾次重大手術,但痊癒的很好。」

他沒好氣的回答。天,這是什麼愚蠢的談話內容?

而眼前Draco的笑意卻更放大。

「了解,局長坐鎮辦公室指揮佈局嘛。那些慘無人道的打打殺殺,留給你手下執行就夠了。」

「⋯Malfoy,你對正氣師局的印象非常獨特。」

Harry以此做為話題的終結。換作以前早就回擊同等力度的惡言惡語。但這些玩笑話⋯

Draco帶些輕浮的聳肩,一臉無趣,沒打算繼續。

對,不過是玩笑話罷了。

Draco高傲如昔,一點也不在乎如何得罪身為正氣師局長的他。

Harry發現自己對這一點,並不排斥。

這次對話後又迎來第二次靜默。沒有一開始的僵硬,Draco拾起他沒讀完的書,而Harry繼續望著窗外往後快速移動的雪景。不知何時已經離開倫敦,進入了郊外地帶,白雪飄落空中,任由大風狂奔將其席捲而起,暗夜覆蓋下那片無垠大地失了色般厚重,錯落田野間的遠方燈火僅僅數盞,是唯一能假想的溫度。

Harry轉回視線。

「為什麼你會搭上這班列車?我意思是⋯」Harry斟酌字眼。「你不應該正在Malfoy莊園裡享受豪華的家族晚宴什麼的嗎?這列車似乎與你的方向不同。」

Draco從手中的書抬起雙眼。

「留給平安夜一些未知的浪漫吧,這種世故話題只會破壞氣氛。」

他說。

Harry忍不住笑了。「我與你之間需要什麼氣氛?」

「曾經對彼此深惡痛絕的舊日對手,一次不合時宜的相遇,絕無僅有的一次和平相處⋯⋯這怎麼樣?只要你乖乖閉嘴,到目的地前,這親切可愛的氣氛都能維持住。」

「⋯你變了,Malfoy。過去的你,逮到機會還不對著我來?」

Draco皺起眉心,將書放下。「成熟點,Potter。我不願對你哈腰,也不代表我會沒事自找麻煩。這世界是你的,你贏得了這浮華世界,我一介凡夫俗子,最多與你耍耍嘴皮。更重的罪名,我可擔當不起。」

說明完自己的分際與底線,Draco再度拿起書,打算回歸他的閱讀之旅。

Harry卻不想讓這對話中斷,他口吻急了起來:「我沒那心情與你吵架。只是好奇你為什麼會搭火車,你不像會搭麻瓜火車的人。說真的,你根本不是那種會使用麻瓜任何產品的人。」

Draco瞧著他,放任過來的目光帶些冰塊般的銳利。壓於平靜底下的刻薄暗湧其中,Harry幾乎愜意看著Draco起了一絲動搖。

「我還是討厭麻瓜。這是你想聽到的嗎?Potter?是的,我討厭麻瓜,縱使我能接受混血,但這輩子都不會改變這根深蒂固的厭憎。可這與搭火車一點關係都沒有。」

「那麼,為什麼⋯」

「我之所以喜歡火車是因為這個空間。」Draco望向窗外那片近似無情又柔軟如蠶絲的銀白雪地。「看?所有景色從指間縫隙溜盪而過,抓也抓不住,我喜歡從這個窗口看出去的田野景致,當然了這不是說我想要去過與森林裡的野兔為伍的鄉村生活,我可不想讓身上沾滿汙泥草屑,我只喜愛這樣保持距離的遠觀,那給予我更多的想像。在這裡,時間都能產生質感,變成能夠觸及的存在。人總要停留,卻也不能停止行走,你想要什麼樣的行走方式?」

Draco回頭,不感害臊的詢問。Harry目不轉睛望著過去的敵對者。

「⋯抱歉,我沒你那麼有詩意,我沒想過這點。但我明白我該走的路,但求無愧於心。」

「⋯⋯無愧於心。你真是,」Draco說。「上天眷顧的寵兒。」

Harry忽然想起六年級那一天在男生廁所發生的事,他讓Draco受傷,大量鮮血濕成一片湖泊。也忽然想起某個塔頂的夜晚,Draco白了臉舉起魔杖對準Dumbledore,而Snape衝出來對校長施咒,白鬚老人翻身石牆,從高空墜落至地。

於今,Dumbledore與Snape都不在這世上了。

只留下他們兩個事件的見證者。

後來的一年發生太多太多事,現在看來,不過是眾多悲慘事件中的冰山一角。

那又是為什麼,這麼多年後,這些事在他心中仍然歷歷如昨。沾上指尖的血液的熱度,夜空中削骨的冷風,保有意識下石化咒的動彈不得,不必依靠儲思盆儲存記憶就能全部想起。

「我從沒想過能再次遇見你。」Harry說。

「我是再也不想看見你了,Potter。」

Draco笑了起來。

「隨便你怎麼說。再怎麼樣我們也當不成朋友,無論這世界光明或黑暗,也改變不了這一點。」

「不能同意你更多。要我對你和你的醜疤頭產生任何好感?那還不如叫我死在當年萬應室那場大火裡。」

對話彷彿回到過去那般毫無底線,Harry跟著Draco一起笑了。兩人的笑聲交織在這昏暗的車廂內,一如兩個平行世界意外交錯卻沒有發生時空扭曲,只遺留一派不可思議的和諧。

「你還是一樣自大又惹人厭,Malfoy,但我原諒你。」

「拜託,誰稀罕你原諒?你最好把我當作你正氣師局內要謀殺的死對頭黑名單第一名,那讓我安心的多,並且暗殺也能添增生活情趣。」

「你就不能釋放一點善意?好歹我當年救過你。」

「謝了,恩人,你救的人不只我一個吧,起碼要一個是特別與眾不同的,好讓你記憶猶新。」

「這個嘛,就牙尖嘴利這點而言,勝過你的是沒幾個。」

「我該為此驕傲?告訴你吧Potter,在這所有人都懷抱你的時代,你會思念這個的。過去你沒有我,那人生該是多無趣啊!」

Draco斜靠身後沙發,姿態閒適自若,眼裡因高漲的情緒而放光,恍似窗外那一片片反射銀光的雪花。

而Harry始終不能想像這樣的他要前往什麼樣的旅程。

後來兩人怎麼結束話題、誰在哪站下車、有沒有道句再見,事後Harry想起已沒了印象。他沒有與Ginny談起此事,沒有與任何人談起此事。

那一夜只是一次不值得一提的偶遇。從頭至尾,兩人之間也沒有談論到太深入現實生活的話題。

他根據原定計畫到火車站後,再移影至洞穴屋。接近午夜,多數Weasley都睡了,只有Ginny在客廳等候他。

她趴在木頭餐桌上,睡的無聲無息,一頭紅髮從頸間傾瀉。

Harry放慢腳步來到她身邊,輕揉那頭紅髮,動作小心而不致吵醒她。

這幅景象讓Harry了解自己這生追求的到底是什麼,他想他要的很單純,只是一個家而已。

一兩年後從同僚部門聽見消息,Malfoy家即將迎娶Greengrass的千金。

或許是樁政治婚姻。Harry沒來由地認為。

原因無他,他無法將那一夜的Draco與任何人產生任何聯想。

你想要什麼樣的行走方式?

Harry想起這問題,在當時他不夠機敏,忘了拿這問題反問Draco。

兒時的恨意過去了,但願你能過你想要的生活。

Harry如此想著,即使他明白就算再次見面,自己永遠也不可能對Draco這麼說。

(完)

這一篇與嘉子好幾年前那篇有點撞梗(火車車廂偶遇),但無所謂啦哈哈,主題不同。
其實我也很想直接HD,但是我⋯⋯總之這是對應原作的,沒有要賣弄CP感,只是想寫寫他們兩人,並不表示我寧願他們走向什麼結局。
當時第七集出來後我絕對無法寫出這樣的文,現在的我,只是帶著祝福的心,獻給兩個對我來說曾經如此重要的存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