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的平滑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m5 preset

近日忙碌除了二月底推出的本子外,字畫方面的工作外包也進來手中,於是前幾天狀態就是「字畫虐我千百回,我待字畫如初戀」,哈哈,技術生疏不少需要時間抓回眼力,但自己玩得還是很開心。三月中旬的一人旅遊計畫該訂的機票與旅館也都訂了,但該做的功課卻一點也不想理會,東京的地鐵交通,怎麼從機場到旅館…關掉google map,留待三月初再說。以美術館為主的行走之旅,不想買任何東西,沒有那些物質欲望。

 

說到日本的藝術家,我記得去年曾近距離接觸塚本智也本人,只是陪朋友跟他說話,他當然不會記得我這小員工啦。

友(女):呀他很棒對不對!!作品這麼美,本人也人好好!(迷戀狀)

我:他簡直空氣清淨機般存在,我覺得我被淨化了。

友人大概跟我說了下他生平,職業人生一帆風順的……本人又這麼謙虛和善,這種乾淨的找不到瑕疵的男人還是存在的啊。

我的確沒有很喜歡日系藝術自制的表現方式,總不太讓人印象深刻,但是那種穿透空氣的舒適與輕盈,削減所有硬化邊緣,主體失重而無辜,這份漠然的輕鬆怎能讓人生厭。就連絕望都用一種極唯美的方式呈現,像是枝裕和《空氣人形》那部電影一樣。

 

對於山田孝之最近那部到赤羽生活的偽紀錄片日劇,有那麼點理解他心情。

有點逃避,有點期待,作夢般遊晃度日,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同時,光陰仍是一點一點消耗掉。還會發生什麼事呢…大概也不會有什麼事可以嚇倒我。

只能悄悄倒數距離離開台灣剩餘天數,回來台灣後會是什麼樣子,又該是什麼樣子,一點想法與規畫也沒有。

天黑的速度很慢很慢,日出卻總是來得太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