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or Two (銀時x高杉)

又苦又甜不知所云(⋯大概吧)。

01

銀時獨自坐在一塊斷壁殘垣上。

曾經這裡也是棟完整的雙層樓房,但現在這情景也看不出完好時是什麼樣子。也不是非得坐在這不可,只不過放眼望去無一處不殘缺,能坐的地方不多,有些人的房子剩一兩道牆起碼能擋個風就該偷笑。

天空極藍,這世界從沒這麼空曠無聲過。

你在這做什麼?沉思未來?

高杉不知道何時憑空出現的。他站在他面前,站在破磚碎瓦間一身豔麗色彩。

世界末日也要堅持你特立獨行的服裝風格啊?銀時這麼想著但沒作聲。

萬事屋?高杉問。

什麼時候你關心起這個了。銀時想。

假髮呢?辰馬呢?

你還記得他們的名字啊。他想。

⋯你頭髮髒了,那是血汙?幾天沒洗澡了。

要你管。他想。

銀時,活得下去嗎?高杉說。不答也無所謂,我只是來與你道別。

高杉嘴角帶起一抹從容的笑。銀時不大理解他為什麼笑,不過他從來也不能理解他其他時候的笑就是了。

或許,是因他已實現心願,再也無欲無求。

世界再也不需要高杉晉助。

一如,世界再也不需要坂田銀時。

高杉背過身,準備提起步伐。

銀時伸手拉住他手腕。

高杉側頭看他,一臉無聊多過疑問。

去哪裡?銀時問。

嗯⋯考慮中。

哪都別去。我只剩你一人了。

02

說了別跟著我。

相遇的第十三天,高杉對銀時說。

此時他們站在一個十字大馬路上,原先矗立中央的紅綠燈儼然路障橫過斑馬線,至於霓虹燈管什麼的,早就與路邊剷平的水泥石塊混在一起了。

哪裡跟著你?我只是順路。銀時跨躍路障,才來到高杉身邊。再說了兩個人一起,生存機會才會高一點吧?

⋯現在也沒什麼能威脅你了?

高杉不等銀時,繼續往前走,速度增快。他外觀還是不受影響、乾乾淨淨的樣子,一定是昨天在那個廢棄超市裡他拿了沐浴精⋯不對,目前沒看到水源。

銀時追上去與高杉並肩。

只有一個人,無聊會殺死我的?

兩個人又多有趣。

怎麼說都比一個人有趣。

高杉仰起頸大笑。

這城市變得太安靜了,稍微大聲講話幾乎都能聽見回音。

不,其實高杉沒有外表那樣乾淨。

起碼那件衣服也是穿了好幾天,肯定是他那件太超出狀況的繁複松梅紋和服、能掩飾灰塵泥汙的障眼法。仔細看看還有血跡呢,銀時沒打算問那誰的血,可惜了,血這種東西沾上衣服可洗不掉啦。

就算退一百步看,高杉看起來依舊光鮮亮麗比他好太多。他老早習慣過窮酸生活,所以現在這景況也只能說再糟糕一點,咬牙餓肚遲早能適應下去。過慣好日子的高杉才辛苦點?銀時暗想,可高杉看上去沒怎麼為此困擾。

但銀時很確定,他沒比他乾淨多少。因為夜晚時銀時在高杉頸項嗅到腐朽的味道。

必須咬下去才能確定血液循環有正常活動。高杉爆了句不怎麼風雅的字詞,銀時滿足地看著瘀青齒印留在高杉耳下頸後。這位置夠小心啦,印記這東西⋯要是不要這麼容易消失就好了。

他們躺在不知道前身是誰家住宅的客廳中。當然,那片瀰漫煙塵的夜空是他們的天花板,碎礫是床榻,此戶不提供枕頭。

被單?彼此的身體吧。

發什麼神經。

高杉不解風情地推開銀時。

你沾上死人氣息了,這樣不行嘛⋯

別瞎說,只是很多天沒洗澡。

銀時又靠了上去。這種時候沒必要為這種事打架,太累了。所以銀時手慵懶地放上高杉腰時,高杉也只側過面丟來不知道什麼含義的一眼。若去探究那樣的眼神將毫無結果,只想讓人吻他。

要激起性欲就不好了。今天走了好幾公里,沒那體力幹這活。

銀時只是拉緊了手的力道。高杉沒拒絕銀時體溫,看膩了骯髒的天空後索性就往銀時懷裡安個更舒服的姿勢準備入眠。

他確認高杉闔眼了才放鬆下來。

他總是睡高杉右邊。他總是看見那留下來的眼睛裡倒出自己的影子。

高杉。

什麼事?

⋯晚安。

03

銀時醒來時沒看到高杉,鋪滿石灰齏粉的荒地上寂然空虛。

穹頂炙烈日光不用錢似地萬丈四射,全無躲避死角,見光死的夜行生命也要被迫甦醒。

這次真的被拋下了?

銀時躺回廢墟中。他覺得他與身邊那些石塊差不多,或是天上無垢的雲朵。

這些日子與高杉兩人漫無目的飄遊,成了一種慢性遺忘的過程,記憶從某個孔洞流失日復一日。

先忘了老太婆、小孩與巨犬。

再來,攘夷黨首與宇宙商人。

然後還有,曾經在他手下斷氣的先師。

只要停止思考、停止思念,讓殘留的一切化小再化小,化作不足為道的微塵,直到風吹散不存。如同乾涸的井,不再湧出希望。

那麼,是不是有一天就能輕易遺忘高杉存在,遺忘如何記起心痛。

碰!

一個重量砸上他胸膛,一道影子蔓延至此。

痛⋯銀時嘟嚷著,搓揉自己胸口。搞什麼,老子都一無所有這下場了還得遭受人類攻擊啊,真夠倒楣⋯他摸索那兇器,形狀圓滾滾,觸感滑溜溜,抬上眼前剛好遮住毒辣陽光。鮮嫩欲滴的紅色,居然是顆蘋果?!

睡夠沒?給我醒來,笨蛋。

這把目中無人、因長年吸菸而帶啞的嗓音,瞬息間如電流從耳殼竄入銀時背脊,他從地上跳了起來。

高杉倚靠一塊斷成半截的牆根,看街頭鬧劇般吃吃笑著。

為、為什麼是蘋果?!

只是普通問話,但銀時不知怎地倉促大聲叫了出來。

因為只找得到蘋果?高杉聳肩。囉嗦,早上去翻附近一間破爛水果店,就只找到這粒能吃了。

自己去找,又不叫醒我?

高杉沒答聲。

他從銀時手上搶來蘋果,自顧自咬下一口。果實迸碎在高杉口中清脆響起,他默默嚼起今日早餐。

高杉將蘋果傳向銀時,銀時識趣接下,也跟著咬一口。

前方世紀末荒寒大地,沒有樹沒有房子沒有人,不要太挑剔也能充作百年難得一見的奇蹟美景。

來回分食伊甸園最後一顆鮮果實,貪心啃得確認僅剩光禿禿的梗,才容許落入地上塵沙。很想喝水,但蘋果當中水分已是天降大禮。

我差點走了。高杉說。

⋯哦。

不知道哪天會是我們其中誰先動手,或誰先瘋。

這倒是。

無所謂,我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活法了。

不能同意你更多。銀時笑起來。

但若有一天你真的離開不再回來⋯

銀時沒說這話,他沒繼續想下去。

大地沒有盡頭地在他們眼前鋪展開來。

又是漫長的一日。

end

大過年的不好意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