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行蹤的你

現在凌晨六點半還是沒睡不著,但眼睛是那麼困倦。肚子太餓去客廳吃了一堆年節母親擺在家裡的零食,不想再陷入一時半刻也沒有結果的事,所以爬到電腦前,想著沒發文那來寫寫網誌吧…如果真可以養成這習慣的話(…好吧我知道我說過超多次了)。其實自從回台北後沒有寫什麼交代自己生活的東西,臉書上一片空白,去年忙碌的時候不想寫,真正閒下來也懶得費時敲鍵盤,一年就這樣過去了,現在都大年不知道初幾了。時間沒在跟誰開玩笑的,真的。

太久沒看BL漫畫,爬了下線上,詫異發現山下知子的三角窗外是黑夜來到25話還沒完結。鼠標停在頁面…嗯等單行本吧。剛才翻了點她Yes It’s Me那本,想了會兒還是喜歡<失去蹤影的她>與<無盡夢夜>。

幾年前跟親友推出銀高短篇合本裡寫了一篇高中生AU銀高單車公路的青春小故事,靈感是來自失去蹤影的她的,劇情與立意不同,只是借用了她「尋找」的意象,以及「沒得承認的欲念」的概念。山下最後用了幾頁就把嫉妒化為了語言上的暴力,那個因謠言而汙名化的女孩子,她不知道那只是嫉妒,但嫉妒就是這麼暴力而自私,遷怒的行為,背後有愛,又怎樣。同時也非常非常含蓄地暗示超越可怕的不是肢體上的侵犯,而是沒有形體的氛圍與語言。

好喜歡看她描寫女孩子。還有那些得不到愛的角色。

歸類不了耽美也歸類不太了少女漫畫。雖然這幾年她畫了不少少女為主角的作品,但總覺還是哪不太一樣了。或許是娛樂與類型元素變多了的緣故。

 

早上看了TED新的一篇演講,從事英語教職的演講者說,所有關於愛的詞彙都與痛苦有關。

Fall in love. 跌入了愛情之中。

維基裡二十多條名為Crazy Love的字目。

茱麗葉獲得愛情的那瞬間就想立刻死去。

自覺或不自覺想要經歷刻骨銘心,沒做到那樣如何算愛。

演講者道:也許解脫之道是脫離這些古老的隱喻造就的困境,讓愛變成一門雙方合作的藝術,藝術即是創造,喜悅與疼痛並存,愛上了人,可以說,我們來一起合作創造愛。

雙方無法溝通不是單方面的錯,而是這之中環節機關哪裡出了問題。

把所有痛苦都理性化,失戀與離婚也不過就是,解除合作關係。非常現代人的邏輯,積極又向上。

很想請教她,那些沒有開過口的愛又怎麼辦?大概西方人會說,妳應該學習如何開口。

 

回到失去蹤影的她。

回到那些我們習以為常的單戀模式。

我就是想要討你歡心。

我就是太懦弱。

你沒發現最好,免得你發現你還得費力假裝體貼。

就只是每日重覆這些愚蠢無意義的事。

2 thoughts on “不知行蹤的你

  1. 想起一部電影Arizona Dream
    我們都是真實的 但愛只存在夢中(就好了)

    1. 這句話聽起來好心碎
      沒看過這部電影,看起來好棒,年輕JD很加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