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的姿勢

原創BL。又短又吵吵的。

「欸,我剛剛忽然想到有個一直沒解開的問題,雖然我覺得我說了你也不會懂。」

夜裡躺在身邊的他,搖醒了我。

「啥?那你吵我幹嘛⋯」我打了一個呵欠,掃了下枕頭旁手機。凌晨兩點十五分。「我明天早上要見客戶,你他媽在那邊⋯!」

我快暈倒了、不對,我還是繼續睡吧。

「可是我現在又忽然很想知道。」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你有沒發現如果打電腦打『痴』這字,新微軟選單裡就會有另一個『癡』出現?」

「所以?」

「該怎麼分別這兩字?」

「我哪知⋯但應該是異體字吧?」

「我也認為是,所以我去教育部字典網站查了,也的確是異體字啦。兩個字怎麼使用全憑個人喜好。」

「這不是理所當然嗎?那你現在又疑問什麼?」

「我只是在想,該怎麼區別這兩個字的使用方式,是不是要依狀況分別使用?或者說乾脆選一個字就此通用算了?」

我眨著疲憊的眼。真恨不得摀住雙耳。

「⋯哪個都好吧,你是因為今天我沒幹你一砲就睡不著胡思亂想嗎。」

他斜出半截身子往床旁邊的桌上撈,這樣也罷還問都沒問就順手打開他媽的桌上立燈,白色光線無情快刀殺入我沒有一絲準備的雙眼。

「幹他媽!想死嗎你!」

我反射拉上被單保護自己。

對我置若罔聞,他不知道從哪撕出一張紙,化身靈感噴發的藝術家大筆揮毫涮涮寫著什麼,寫完後還呈遞予我,要老子鑑定他見者噙淚的驚世鉅作。

「你看,如果我在臉書裡寫『白痴』比『白癡』貼切吧?寫『癡心』又比『痴心』好吧?」

我瞟了一眼。字跡又大又醜。

「你要這樣說也沒錯。」我隨便附和著。

「為何會這樣?還是那只是第一眼印象問題?也許有人是反過來的?」

「我怎麼知道你去問讀中文系的朋友啊?」

「大半夜怎麼問得到?我現在就想知道啊!」

「你可不可以不要一衝動就聲音忽然變大?很吵欸,曉得現在幾點嗎?」我目不轉睛那支鬆垮銜在他指間的百樂原子筆,彷彿那藍筆不知道誰硬塞到他手裡的。「喂,把筆蓋蓋上。」

推開他體溫偏高的身軀。他寫完後那張紙就輕飄飄掉到床單上,本來要我接著的但我沒理會他就任意放手扔了,只顧抱著膝蓋,直直望著床腳不知道跟誰發脾氣,人痴呆似的…咦還是癡呆?我耐住太陽穴裡隱隱作疼,拿過他手中的筆與床上紙張,在紙上空白處寫下『知』與『疑』,穩當蓋上筆後才往桌上放好。

「好了,你看,若把這兩個字拿掉疒部,癡就只剩『疑』,而痴就是『知』,對吧?」他轉過頭來看了我,又看了看我攤在他床上的紙。

「⋯以一個男人來說你的字還真娟秀啊。」

我無視他。「如果單純望文生義,就邊旁字,癡或許就含有遲疑蠢鈍、不夠聰明之意,衍生為不知所因迷戀某項事物,而痴則是無法承有知識的病理狀態、對現實世界有理解障礙。」我試著在腦海裡繼續對這兩個字作出狹義的詮釋。「也就是說,前者可以用以描繪某種強烈的心情,一種超過理性能概括的執著與耽溺,例如『癡心』,而痴則是偏向…思維邏輯出現問題的疾病?總之是較為負面的意思,了嗎?『白痴』。」

他望著我先是沒說話,嘴唇微微張著,若要形容他現在的傻呆狀態,我也只能在癡與痴之間徘徊。

「夠了沒?睡覺。」

「⋯不夠,我要向估狗大師求證。」說完後他就要坐起身,我氣得攔他腰拉回床上,不給他掙扎時間,十指直往他最敏感的腰側發動襲擊,他受不了攻勢弓起腰還不知害臊叫了出來,我趁機搔弄他柔軟的腹部,他笑著求饒幾句就軟下乖乖窩回我懷裡。

「幹,你當我剛那腦力大激盪是智障?」

「開個玩笑幹嘛認真起來了。」

「是你先認真的吧?」

「⋯我原本心裡答案覺得這兩個字如何使用因人而異,不需要任何強制性,但若非得從中選一通用,很好奇你會怎麼選擇。假設雞蛋裡挑骨頭你剛說的話,用認知障礙去解釋痴,那若譬喻當一個人癡戀某人至腦神經都失去自我控制,用更負面的痴戀不是比癡戀來得更強烈與病態?或許,本來這就是之所以互通的原因⋯⋯」

「⋯⋯你真把我當笨蛋耍?」

「都說了是挑剔了!」他手臂勾住我的頸子。「我猜許慎說文解字大概沒你想得這麼複雜⋯」

我關了燈。

昏暗的房內他那雙黑眼珠仍是亮晃晃的,那裡有冷涼無邊的夜色,也有台北天空裡珍稀罕見的夜星,一閃一爍的,永遠存在那裏但又因光害遮掩下一直不見行蹤,我總是得耗盡心力去捕捉追尋,一旦目睹了,就會落得如此,渴望這一瞬永遠永遠,望進去的同時就快出不來了,若此時發生芮氏七級大地震,我早死了不知幾回。

「你這人嘴巴有時真的爛到生瘡但我——」

掐住他的下巴拉向自己,話音結束前就用唇舌封鎖他那些沒營養的廢話。

他為人怎麼能夠那麼煩,那麼多話,標準雙子座最為人詬病的不可捉摸,對誰都笑得那麼沒良心。

如果可以,我想要他別再思考那些,或做出任何無效的反抗,如果他哭泣,也只可以因為我而哭。

只要這樣好好繞著我轉就夠了,成為那顆只有我看得見的星子,如果天上隨便哪個神明真能聽見我一介草民心願的話。

然後,如果再繼續糾纏下去,我大概總有一日會不自覺逼瘋至說出不該說的話吧。

本日的文字問題非常垃圾。

關於痴或癡。

認識他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怎麼寫了。

(完)

教育部異體字字典:

《說文解字.疒部》:「癡,不慧也。從疒疑聲。」楷定作「癡」。徐鉉丑之切,今音ㄔ。《正字通.疒部》云:「痴,俗癡字。」《漢語大字典.疒部》:「痴,同癡。」今以「痴」為正,則「癡」成為其異體。按:「癡」、「痴」本二字。「癡」訓不慧;「痴」訓疵病,一曰痴㾻不達貌。以二字音同,後世遂混用。今標準字以「痴」為正體,則「癡」為其異體。

根據《康熙字典》,痴的疵病一義來自《集韻》。

由此可見,此篇雖是一對笨蛋情侶的無聊爭論,但嚴格說來也不致錯得離譜XD。

1 thought on “字的姿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