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that Daily Talk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長谷春。

快不能呼吸了。

他是多麼眷戀這場美好的夢境,但身體內部忽地湧出一股生存本能,正狠狠使力拖扯他的意識不放。

鼻與口遭異物堵住,身上沉重的束縛沒來由地緊緊壓制胸膛與下肢。

不行再這樣下去——

「哈——」

長谷川睜開大眼發出全身力量推開身上的重物,喘著大氣在夜裡醒來。鬼壓床嗎真是⋯⋯他無力地往後撥開額上汗溼的前髮。

眼光下意識掃視周遭,隨便就找到了剛才殺人未遂的兇手。

嗯,根本沒有半夜淘氣的幽靈來著。只有睡相奇葩的春田前輩,蓋在他們身上的被單在角落皺成一團。

該名兇手因受害人長谷川抵死不從,激烈的困鬥後翻了一圈,竟大難不死,整個人體呈現半掛床鋪邊緣,臉朝下,一條長腿一隻手斜歪落地,同時鼾聲大響之蔚然奇觀。

對了,今晚是第一次與前輩一起共枕而眠。

「噗!」

長谷川急忙掩嘴抿住笑意。

前輩的缺點又多了數項,他在心裡劃記清單。

睡姿恐怖。清醒時稱討厭擁抱,睡著時又太過黏人。

他摸黑找來自己的手機,開啟相機夜景模式,卡嚓卡嚓迅速完成現場蒐證,幾乎止不住嘴角的揚起。工作結束後,他拉回搖搖欲墜的春田,重新張開被單,將春田確實地裹入被窩裡頭,終於這三十三歲的男人就又再次像個渾然無知的孩子安枕熟睡,打呼也逐漸退去。

「好厲害。」

長谷川用最細小的音量說。

怎麼辦,繼續在這睡會不會案件重演。

大半夜的,長谷川坐在床上沉思。

明天還要上班。若再發生同樣事情會不會睡不著。⋯前輩倒是睡得舒舒服服。

這番周折後都習慣黑暗了,濃黑的視野越來越蒼白,眼裡男人那張無辜的睡容只會更清楚。

他忍不住伸手撫摸春田蓬亂的頭髮。

對不起前輩,只剩幾小時可以睡,這樣也夠了吧,今天也做過愛了嘛。

他挪動身子想從床上起來,但手才一離開那頭黑髮,就讓什麼給牢牢抓住手腕。

「去哪?」

長谷川回頭。前輩眼皮沒掀多開,只是半掩,掛著作夢的表情,囈語似的問他。

這下子自己是不是完全清醒了。前輩彷彿慢動作碰嗒碰嗒眨著眼睛。

「⋯喝水。」

「是嗎。」

春田用力點下頭,就這麼失去了半夢半醒的效力,再也不在乎長谷川去留,自動兀然鬆開了手。

⋯啊。

像觸動腦裡什麼機關,回神過來,長谷川才查覺自己已反過來緊緊握住前輩的手。

不過一瞬間。本能的反射動作而已。

前輩沒有醒來。

長谷川也沒有放開他的手。

幾乎手指都要陷入前輩皮膚了。

簡直與自願窒息沒兩樣嘛。

長谷川想。

(完)

本文某睡相參考《十月十日進化論》中圭哥精湛的演出X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