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

很少寫這種所謂年度檢討,或許因為我就是這麼一個懶得回首的人,那問為什麼今年要寫?…說不太清楚,大概還是因為,想要清除一下這裡半年來的荒草蔓生,隨意地總結一下近況,寫一下已經很久沒寫的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文字。嗯,真的有段時間沒怎麼寫下屬於自己的文字了,儘管目前維生多少與拿筆是相關的活。

現在想想,自從回台後,今年上半年沒有工作的日子過得荒唐,在自己明白範圍中,默許了那種讓時間感變得稀薄的生活方式。寫了幾篇不像樣的小說,稍微迷上了日本演員,在愜意與逃避反反覆覆過後,才開始找起工作。我不想再去敘述那種再怎麼空洞也無法填滿的感覺,那是寫作也救不了我的,寫作只是一種補償心態,說服生活還有值得之處的一種手段。確實覺得自己差勁,我總是在差點要掉入自暴自棄的深淵前,才會產生那麼一點想要撈回自己的念頭。不想討厭自己,所以才簡單地認為一切並沒自己想像中糟糕,但是只要這麼一想的話,就像是對什麼認了輸一樣。只要一個念頭,隨意就能放棄自己。矇眼走路不會簡單就死,因為人沒那麼容易死,只是你怎麼能預料到,走路的方法多盲目死樣就有多難看。

我想我有點感謝田中圭,因為《徒步七分》是我今年看過最好的日劇。
田中麗奈說:「我常常覺得我就站在懸崖之上。」

無時無刻都站在懸崖之上。每一步都是險棋,每一步死亡都伴隨在後。

死不是肉體之滅卻,而是心靈之荒蕪。將嘴張到最大,推擠聲帶與面肌,但發不出聲音。這種死。

我還是挺沒心沒肺的人。我說我對待自己的方式。討厭找工作,也討厭面試,更討厭冗長的面試。常常想起某部電影裡一句不重要的台詞:「人還是要工作才會快樂的啊。」真是句意境高明的話,我想這個角色一定非常明白自己正在過什麼日子,為了什麼而生活。

下半年找了份工作,還是找了份跟先前領域稍稍一點點掛鉤的工作。想著,大概自己很難脫離藝術這圈子了。不過我想目前來說,我還是喜歡這份工作的,有那麼一點點接近我過去曾經想做的事,所以我還是幸運的吧,雖然這間公司仍有著台灣小公司會有的問題。

薪水不高,但仍是有我認為自己適合也喜歡的部分。到了這年紀,我個人的想法是薪水固然重要,但考慮到未來再未來,還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不會說,我是為了五斗米折腰,我需要更多的理由去支持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否則真沒有必要浪費時間。

人還是要工作才會快樂的啊。這句話不是指你很喜歡這份工作,而是你明白你正在做什麼,你的一切行為都可以導向某個你想要的成果,你知道你的付出能換取什麼。我說的不是錢。我現在稍微有點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在意這句台詞了。

很短的時間內取得了老闆的信任,某些意見被採取了,獲得了更多發表自己想法的空間,遇見了很棒的同事,讓人累成狗的職場,但也接觸到了過去沒接觸過的人與世界,覺得是這些事情,似乎打通了自己身上某些閉塞的部分,所以我覺得好過了一些。

同事說:你看起來很老練喔。
我說:裝出來的啊,我什麼不行,裝最行了。
雖然這麼說,大概在邊裝厲害邊暗自摸索的過程中,有一點點成長了吧。

還不知道來年會如何,至少現在,似乎離懸崖遠離了那麼一點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