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筆記整理

 

以下只是從噗浪整理過來的看劇期間紀錄的瑣屑想法,非劇評,想看一般評論的朋友不用看,因為就只是篇留給自己的紀錄。

也不知道為什麼非這麼做不可(但叫我統整心得,答案是不可能),可能我就是這麼喜歡這部劇吧,在這邊記著也好。謝謝林遣都讓我遇見這麽好的一部作品。

ep01-02

第一集看到神谷這個人,才第一幕他站在舞台上的表演,不知道為什麼就讓我想到很之前介紹過的美國行為藝術表演者Andy Kaufman。

(關於Andy Kaufman,之前我有寫過噗浪介紹、wiki也有詳盡說明,一位逐漸讓時代淡忘的怪才)

可能要看到最後才知道神谷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只是就目前來說,那種從體內意圖要打破一切的力量總覺得很相似。這樣子的人,如果沒有紅了的話,一定會把自己都賠上了。有這種預感,如果德永是被生命拉扯的人,神谷就是反過來要拉扯生命本身的人,太過頭的話就會整個人翻過去頭破血流。

在別的文章看到原作者又吉直樹說這樣的人在搞笑藝人界大概只認識五個,都用生命去這樣拼搏。

很喜歡這部場景的表現,像是德永走在夜裡東京的拍攝方式。從夜晚新宿的街道走回家,路上看見形形色色的人們,全是當下鏡頭所捕捉到的人,非常真實。無法因此預料到後續的發展,因為太過現實了,太接近生活了,就算有所預感也要打點折扣,無論好的或糟的。

忘記在哪看到有人說Neflix版比原作好。沒看原作不評斷,看到有人這麼說,所以觀看時特別注意這部的拍攝方式。第二集有一幕在居酒屋,德永跟後輩一起喝酒,某句台詞後他站起來兩個畫面切換不到一秒,用非常巧妙的方式展現心理活動與現實中人情應對的差別。還有後面像是德永在住宿處外聆聽…。

還有德永與街頭賣唱的歌手之間的關係,前後劇情的連結與翻轉,僅靠一些鏡頭線索,無縫接軌地又看似不經意地,就打擊了觀眾的心。確實有些手法是只有影像才能展現的效果,而且只要幾個鏡頭就可以處理很多。

嗯,這一點來說文字上真的沒有辦法吧。但也有文字上無法取代的部分。

也就是說,深度的傳達,手法的應用,還是要看使用的人怎麼使用媒材。

小林真的很會演,這種角色似乎更能看出他對週遭事物的敏感。真的是,祖師爺賞飯吃的啊。希望今年之後他能好好發展下去,應該可以都接主演了吧以後。

ep03-07

(跳很多是因為當時真的忙成神經病了,有點可惜> <)

緩慢追完第七集。雖然是題外話但總之銀髮小林豪帥,就是個漫畫裡走出來的男子。

前一集Sparks第一次專場演出很好看,雖然漫才很有趣,但其實最喜歡開場時德永與山下聊到坐在下面的事務所同事(順便說,是染谷與菜葉菜)

好像那時候才忽然感受到德永寫段子的才能,把身邊所有發生的事情都變成笑點,都是創作素材。劇裡在現場的觀眾的笑與我們看劇的笑完全是不同的涵義。跟圭哥那部舞台劇《藝人交換日記》當中的漫才有像(有看過的人絕對知道我在說啥)。

逐漸要紅了,還是要陪伴神谷先生的德永。

神谷在真樹家要德永配合的事,太絕了XDDD為什麼這人就是會做出這種事情啊XD覺得德永就是因為神谷這種魅力才死心蹋地。

除了德永與神谷也毫不手軟地寫出了藝能界、或說搞笑藝人界螢光幕後的樣態。階層關係並沒有什麼兩樣啊與其他業界。吉本興業,ㄏㄏㄏ。

第七集比賽中德永最後還是敗在大眾風格底下,所以他們拿到獎項、要開始走紅了。神谷的阿呆二人組還是一樣,我覺得設計得很好的點是,分成兩段的表演,如果只看第一段的漫才,就是中上等級的表演(但是是可以拿獎的等級),第二段的話…Andy KaufmanXD

只有內行人才懂,或是甚至內行人也未必懂,的冷僻口味。大概最精闢就是,即便你比誰都跳脫搞笑這個框架,在這個階層分明的世界,主導規則的人不接受你的遊戲風格,你大概連遊戲資格都會被剝奪。也許許多的創作者都是像德永為了追求生存,而做出那樣的選擇,要說大眾普遍愚昧嗎?不如說普遍審美就是那麼低,並且不願意用腦。

觀眾不願意用腦。所以拿出高深的東西沒有用,真相不重要啊,你要用最簡單有趣的方式說出來才比較有用,是不是真相無所謂吧,必須用到腦子才可以理解的事情,大眾可做不到。

這樣的道理,太太太了解……

還有就是,同行的人是否就能比較了解?我覺得看得懂是一回事,認同是另一回事。有些人就是只想追逐到一般等級的高度,去問他不是可以做得更好嗎?做得更有深度更有層次嗎?可是他們不會接受的,因為他們就是喜歡這麼「普通質感」的東西,他們就是喜歡吃街上的拉麵,沒必要跑到深山去吃傳說中的拉麵啊。喜歡的程度高過你那種所謂「高挑戰性的質感」。

想一想還是很想毆打評審(最後對神谷做出那段評論),想到前幾個月辛辛苦苦做出來的企劃案被打退了……………………雖然這之中有各種考量,但是總覺得老闆說「因為我們的設計太過真實了,會踩到他們痛腳,所以才被婉拒」,這種原因肯定佔有一定程度。

若能夠維持平衡又生存下去,這也是個才能了吧。不需要有成為神明的野心,只需要成為高等的人類。

ep08-10

第八集真的很好看,已經是有段時間前看的了,所以有點忘了演什麼,只是記得處理完德永與神谷之間的衝突。延續第七集兩人之間的對比,到了最高潮。

最胡鬧的情節設計就是神谷也染髮這件事。在德永眼裡,就算神谷像遊民般活著,也是有如座神祇般高大。因為凡人無法理解神,神也不需要按凡人的需求生存。

到底有沒有人可以真的活得那麼瀟灑,我相信絕對是少數中的少數。所以神谷染髮,也就從神壇上跌下來了。

這集讓我個人為之神傷的是,在神谷女友家吃飯時德永想到了真樹。

(遣都真的演好好,很謝謝導演總是這麼懂得如何將他細膩的演技留在鏡頭之中。)

不知是什麼時候開始,真樹變成了一個記憶的象徵。這個劇集描繪了他們這十年來的人生,有些你認為絕不會消失的人,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退場了。真樹也是象徵當時窮得可以卻意氣風發的神谷先生。而德永自己,好像事業上是成功了一點,可是交出來的成績,神谷卻笑不出來。

「到底搞笑是什麼啊?」

回歸自身經驗,就跟我常常問自己「創作是什麼啊?」一樣的意思吧。

Sparks沒有人氣的時候,反而他們寫什麼段子就試什麼段子,我覺得倒也不是隨心所欲,但至少是在不斷摸索中找出自己的路;紅了的話,就不是只有自己的聲音。第八集前面就在敘述這些變化,內容與風格、外表是否亮眼,應酬交際,一一不能少。簡直是打仗一樣啊。

雖然神谷沒有笑,德永也沒有責備自己。他沒有輕易否定自己的努力,也因為他看見了神谷的髮色。哪條路才對、要怎麼走才對,誰都不知道正解為何。

第九集。觀看的時候就有種可怕的預感應驗,所以也沒有太過意外。

第十集昨天熬夜看完。

心如止水看完最後一幕。

Sparks最後的表演,兩人才站出來就知道這一定會是可怕的哭點。德永與山下大量的臉部特寫與用窮極惡毒的反話說出真心話的段子。

我想了一下為什麼隨著山下的離開,德永不繼續漫才這件事。大概是因為對德永來說,漫才是要與山下在一起才能成立的事情,這件事從小學就決定的了,對兩人來說從來沒有第二種想像。依德永的性格,他沒辦法進行獨自一人的漫才,也無法再找新的相方(所謂的相方並非僅是表演拍檔的存在)。 Sparks的解散就代表他們的漫才結束。嘛,若用之前神谷的觀點,沒有所謂結束的漫才師,但是這份切斷確實地結束了什麼。

德永開車走過十年來他們去過的地方,尋找神谷的蹤跡。再次找到神谷,但是神谷做出的事一點也不好笑。

這部劇從德永與神谷相遇開始,當然也要以德永與神谷為句點,所以他們去了熱海。

在旅館的最後一幕,德永無可言喻的笑容,一絲不掛的神谷依舊癲狂,但是一回想最初的兩人,又什麼都變了。

很喜歡到了最後一集慢慢收攏的感覺,只要活下去,德永會繼續寫神谷傳記吧。

因為「只要活著就沒有Bad End。」

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因為人生是自己的,如果回頭時能發出這種感嘆,或許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糟。我們只是作為自己而持續下去這條人生之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