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時出現的一般話題(長谷春)

大叔的愛SP版。長谷春。《張開眼見到的第一個人》刪除的片段,沒什麼,就是春田與閨蜜的花絮這樣。

「嗯,所以呢,你與長谷川進行得怎樣了?」

為了不辜負冬季難得的大好陽光,春田與飛鳥選擇到員工餐廳的露天座享用本日特餐。開工後一個月工作量不多,但春田與飛鳥同個部門仍是天天見面,無避嫌之尷尬,兩人默契閉口不提之前在飛鳥家的災難,隨隨便便就回復原先狀態。除了因為十年戰友交情不是這麼容易抹煞,飛鳥直爽的性格是最重要的主因。做為朋友真的很好,見識過她家盛況後,春田更是如此篤信。

「嘛,還可以吧?」

「那是什麼意思?」飛鳥眨著大眼。

「我們原本就住在一起,要說有什麼改變真的不大。除了⋯」春田抓自己的臉,想著怎麼修飾詞彙。「比過去更靠近彼此一點了。」

飛鳥倒是一貫沒意外的冷靜樣子。「⋯也是呢,該做的也都做了?」

春田臉更紅了。「那個、怎麼說,就是基本回合過了但遲遲沒到最後一步⋯」

「啊?」

「不用他說我也看的出他認為按部就班留給我時間適應的做法最好,但我還是覺得,這之中哪裡不對。」

長谷川回東京後兩人確實在距離這方面已與過去徹底不同,一開頭幾天,幾次親密接觸都快擦槍走火,但長谷川總是非常禮貌點到為止。說著什麼,不想嚇到春田,慢慢來不是很好嗎。在這麼關鍵之處退縮,讓春田更捉摸不透長谷川了。太過小心翼翼的後果,濃烈的衝勁過去了,現在大多數是飯後兩人輕淡的吻罷。也不是說這樣不好,自己沒想過到底與這後輩要進展到什麼階段,他給自己考慮時間的做法是很貼心,但⋯

還是不夠。哪裡不夠。

飛鳥反常地笑了。「這不是很好嗎?你有在觀察兩人關係變化。」

「畢竟活到這歲數,遇上這種狀況我也是第一次。」春田拿起熱茶,杯緣騰騰白氣拂上了他的唇。

「你主動不就好了?長谷川會開心到飛天哦。」

差點噴茶。「出張嘴很容易,我、我怎麼知道怎麼做!」

「網路的搜尋引擎永遠是我們生活的啟蒙良方。」飛鳥一口吃掉她最愛的鹽烤鮭魚,一臉滿足的幸福感。

「⋯⋯要是真這麼簡單就好了。」

「具體來說,你是有其他隱憂?」

女性同事敏銳的狐疑目光下,春田捧起白飯夾菜猛吃沒說話。

「猜對了?」飛鳥心血來潮提出:「話說長谷川搬進你家那年我還挺訝異的呢。」

「突然間妳又扯到哪了?」

「因為設計部的人都說長谷川不像外表那麼容易接近嘛,他這人不就是很懂四兩撥千斤那型的嗎?也許與他性取向有點關係,但說穿了,他天性如此。」

長谷川在他面前總是很開朗,春田沒有想過長谷川在別的場合還有這樣的一面,與他不熟的飛鳥居然能說得頭頭是道。

「⋯所以?」

「所以他願意搬過去跟你住,極有可能那時候就對你有好感了。⋯好吧我扯遠了,我只是想說,長谷川就是有心事也只會藏著掖著,不讓誰知道他的弱點。」

「⋯他不說有他的原因吧。」

「若只是友人關係,我認為這影響不大,不是所有事都要推心置腹。但超過友誼,倒也不是說非得要毫無秘密,只是雙方都介懷著某件事情,就算事情再小,長遠來看,也有可能成為未來傷害關係的潜在因子。」飛鳥放下筷子,結束偉論,拍拍春田的肩。「你不想要兩人最後一拍兩散吧?」

春田愣住。又開始了,長谷川那些笑那些哭的模樣在腦袋瓜裡跑馬燈輪番上映。

⋯不想。

⋯完全不想。

最後雙手掩起臉:「⋯怎麼與男人戀愛也這麼麻煩啊!」

飛鳥覺得好笑似的,揉了揉春田頭髮:「甜蜜的煩惱也無關性別啊?要告訴我後續哦。」

「⋯飛鳥,虧妳不婚主義無男友還能給出這麼切中要點的意見,很不簡單。」

「是你過去失敗案例都死在同個點上好嗎。」

#

⋯⋯還是好萌啊長谷春(倒床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