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 and Boy (Shawn Mendes/Charlie Puth)

RPS,不喜勿入。就是一時亂七八糟的東西上了腦袋。很多性格設定什麼可能還抓不準。
九成九OOC,潔癖粉勿入,雷到別說沒警告過。
一切美好事物都屬於他們,妄想屬於我。

1.

Shawn Mendes很喜歡Charlie Puth這個人。充沛的創作力、神乎其技的beatbox、寬廣的音域或卓絕的編曲品味,這都自不待言,不過他大概更羨慕的是他那種,隨時隨地都可以炒熱氣氛、自由自在的性格。

但這不代表他對他全盤接受。比方說現在,半夜十二點半。

要他從紐約的飯店開車到某個夜店門口接人。

今夜天氣不錯,我們該去哪裡兜風。只因為Charlie這麼說了。

「我原先預定明天要提早起床。」

Charlie坐進副駕駛座,酒臭味瞬間充滿車內狹窄空間。Charlie沒多做反駁或道歉,夜裡認不太清他臉上神情,但Shawn知道這沈默代表了什麼。他橫過身子替他扣上安全帶。

上路好一陣子這位醉了的男歌手才說:「因為就只有你肯在這時候來接我啊。」

胡說什麼,你在這的朋友可比我多。

「⋯我剛好是你手機中最後一個聯絡對象吧。」

Charlie咯咯笑起。「當作是個美麗的巧合不好嗎。」

不該與醉鬼認真。

「謝謝你剛好選擇我。你欠我一次,哦不,好多次了。」

Charlie又笑了一下。乾涸的尾音,聽起來像踢到水泥地上的空罐子。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Charlie失了戀就來找他討安慰。這一次又持續多久了?有兩個月嗎?他甚至不記得近期任何與他相關的花邊報導。這不是說他會去關心那些街頭八卦小報,或套用美國人常說的報紙page 6娛樂專欄,只是身邊眾人習慣了兩人曲子在排行榜上黏在一起的順序,也慣了媒體將他們的關係以bromance來結論一切的報導方式,Charlie有什麼大小事,自然會有人跑來告知他。

他倒也沒覺得膩。

握起方向盤,沒人說要去哪,他只隨意在這座城市的街頭上四處徘徊。

「紐約就是紐約,晚上的風吹起來也帶著塵囂的重量。」

Charlie搖下車窗說。

「這裡的夜景也很迷人。」

眼前巨大的廣告霓虹看板,去年同樣的位置曾放過他的專輯Illuminate視覺海報,現在已換成了其他流行女星。

「充斥成功與失敗的滋味,香甜與腐朽,到處都聞得見。」旋即又轉移話題:「你剛來接我時有看到狗仔嗎?」

身邊大他七歲的酒醉男子似乎比清醒時來得更清醒。

「只是拍到我的話,也沒關係,我沒問題。」

「我不想傷害你的名聲。」

若想體貼人的話,這說得也太遲。

「你覺得夠了的話,我就送你回去吧。」

Charlie的手指漏出窗框之外,流竄的紅綠光影浸染了他半張臉。

「不想回去。」他說:「回你的飯店就可以。」

2.

認識Shawn時,這小子才十七歲。

才華橫溢。應對節制而靦腆。笑容能殺人於無形。

難道加拿大人自小就是訓練成這麼和諧無瑕疵的存在,Charlie挑眉質疑。

那年Shawn的單曲,在Billboard 200拿下榜首。是自Justin Bieber來締造該紀錄最年輕的歌手。

你怎麼做到的?

在一次不知道誰的別墅派對,不知誰帶上了這少年,他站在那兒乖乖喝著柳橙汁。像隻血統純淨的駿馬,誤入人間。

Charlie記得這孩子,因為那陣子兩人的名字老是不約而同出現在媒體上,廣播中一個人的歌播放後必定緊接另一個人。

唱片公司很支持我的音樂,他們也懂怎麼宣傳。

哦,還有呢?

嗯⋯⋯我也很努力?

此外?

⋯⋯剛好比多數人幸運。我想。

比起Bieber,他謙遜太多。若是狂妄的青少年偶像奪去了全美眼球,成人倒有藉口搬弄是非。

但是這樣的孩子。

我喜歡那首A Little Too Much。他對他說。我都在睡前聽哦。

他隨口說出腦中浮現的第一首歌,儘管這不是Shawn大賣專輯中最紅的一首。

年輕的歌手如他想像地搔起頭髮,笑起來了。

真有些意外,是那首啊。他說。還沒有人這麼說過。

Charlie想了一下,又也許根本沒多想,說:你這幾天有空嗎?

單獨一同出遊閒晃過幾次,很快兩人就在之後合作的tour中公開見面。當時Shawn與Camila走得很近,但三個人一起玩熟起來確實更快。比起那天昏暗的派對,Shawn更適合藍天與陽光,儘管那段時間的芝加哥老是烏雲密佈。

Shawn叫起Charlie的名字越來越上手。在WhatsApp上更盡顯並活用他天生溫柔的殺傷力。

親愛的Charlie。就等你點頭了。

我沒說不去啊。

Charlie,Charlie,Charlie。

幹嘛。我在寫歌!見鬼,他媽的瓶頸!

親愛的Charlie。去一趟就能紓解腦中的結也不一定。

⋯哎,服了你。

走。

三兩下就將他推入健身的魔坑。

隔年16年,Charlie正式推出了他的第一張專輯。逼不得已戴上墨鏡,他穿雙夾腳拖到披薩店買片瑪格麗特,也有車子在後方鬼影似的跟著。

後來偶然再次聽見A Little Too Much。

他回想起第一次見面說的話,至少有八成真心。

3.

17年長達兩個月的tour後,Charlie就回去LA了。

有一段時間Shawn若去LA活動,Charlie如果剛好來個訊息,他會跑去他的工作室湊熱鬧。在美國時,去到哪腦子總有些旋律流動,一些漂浮的字詞,所以他隨時都帶本筆記本,偷出空擋記下那些虛幻的想像。但在Charlie那裡就無所謂。他合法學會喝酒,Charlie酒醉時會說,oh boy,好奇怪啊你不喝果汁了?

所有人都在問他與Charlie是不是有曖昧。就是瞎起鬨。

接受採訪時記者丟來如果可以跟哪位名人同居六個月,事實上他不喜歡同居這個概念。但他說出Charlie Puth這名字,眾望所歸。

第一次是在一個大雨的夜裡,Charlie醉醺醺來了電。

他撐著傘在Grand Park濕淋淋的草皮上找到他,還有幾瓶可想而知的空瓶子。

躺在地上的男人露出了很傻氣的微笑,說,我很抱歉,別對我生氣。

Charlie不曾向他說出任何過往情史。

他只是要他陪他喝更多的酒。

他把他當個孩子,但是又在這種時候耍詐。

成為大人之前,是否得先體驗荒唐與浪蕩?才能看見別人所不能見的?

不,那與年齡沒有關係。那與你的選擇有關。

我無法想像完全拋去理性的生存方式。

那你下次小心點,我會看準時機推你到泳池裡。

這聽起來很陰險。

否則不公平啊,比你更年輕時我就常被推下水。你也是時候該感受一下世間冷暖了大個兒。

Shawn想起Charlie那些傳聞。

⋯好吧,我期待下次派對你拉我入水。隨你怎麼做。

⋯⋯你別那麼溫柔,像個大人似的,不好玩。

我要真的像個孩子任性撒野,你恐怕招架不住。

太小看我了,憑什麼我招架不住你?

全身肌肉都因酒精的催化變得柔弱而可憐,力氣控制不住,他在他胸膛上留下了淺紅色的齒印,一個穿衣也得以遮掩之處,他早就想這麼做了。無論是吞噬他,或弄哭他。

以及更多輕盈的吻,疼痛入骨的擁抱。

清晨醒來,Shawn沒有選擇肇事逃逸。

他期待年長的男人發火變臉。

但他只見到Charlie站在玻璃瓶與鋁罐堆之中,上身一絲不掛,僅著了條內褲,手伸到背後抓癢,問他要不要吃早餐。

可能很難吃,但不准抱怨。

誓說有朝一日要推他下水,但Charlie從來沒真的這麼對他過。

大部分時候,Charlie會先捏著鼻翼跳下水池中,能跳多遠就多遠,在水面上載浮載沈,大聲喊出Shawn的名字,要池畔的他快點加入。

所以,Shawn認為這樣也沒有關係。

這樣就好。

4.

Charlie沒看過比Shawn更刻苦耐勞的歌手了。⋯⋯倒也不是說這麼誇張,至少以他的年齡而言,這實在驚人。

去年tour每個場次前Shawn都要先在沙包前來幾次拳擊,才能準備上台。

「偶爾打打沙包很不錯吧,有什麼不愉快或需要發洩的壓力,打打沙包就能卸下不少。」

Shawn回應身旁Charlie的同時,仍然維持專注的目光,同時以一定的節奏給予眼前黑色皮製沙包打擊。

Charlie從經紀公司手中偷來的閒暇時光,若想不到去哪兒,或是沒party,或沒人找他鬼混,寫不出歌⋯總之各種莫名空餘下來的時間,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個訊息給他的小兄弟問問他在幹什麼。而今天Shawn毫無意外,依舊是在飯店的健身房重訓修行。

「嗯是不錯。」Charlie試著在下一拳加多一些力度⋯哇錯過了這反作用力,隨後出拳的反應也得更快些。「我想問很久了,你該不會是認為,保持身心的健康就是維持創作力的重要因素吧?」

Shawn笑了。「這個嘛,也許?穩定鍛鍊自己,事實上能讓我保持頭腦的清醒。當然我也喜歡看見自己身上線條一點一滴變化成我想要的樣子。」

「⋯⋯想知道我的感想嗎?也許你就是個熱愛健身的少年高僧。」

「我可沒吃齋念佛。」

「餐餐無油無糖高蛋白。還不讓我吃冰淇淋。再說我恨死雞胸肉了。」不像Shawn在固定幾個定點來回跳動快速出拳,Charlie環繞沙包逐步出拳。他記得Shawn說過,對初學者來說,先學會掌握身體與沙包之間的距離最重要。

「我說過了嘛,吃太多甜食會讓你功虧一簣。」

「好吧我只是想說,所以你的方式是,藉由運動來訓練自身的觀察力變得更敏銳。」

「我想一部份是。」

「⋯⋯沒看到有什麼女生在你身邊啊最近。這種體驗也很重要的你知道嗎。」

Shawn笑出聲音。「這聽起來很某人。他又有什麼對象了?」

「別想把話題轉到John Mayer去。」

「接下來就要開始準備新單曲了,我現在可沒空想到這些。」

每一拳都精準無誤。哦不,這孩子才十九歲啊上帝您對他施加了什麼法術。Charlie一放鬆,出拳與步伐也變更快了。

「小心點,別傷到自己了Charlie。」

「我才不會!你才別分心到我這。」

5.

沙包練習結束後,沖過澡,兩人繼續進行下一項他們常做的休閒活動。

他必須修正先前對他的形容,和尚可做不出以下舉動。

「等等。」

正當雙方姿勢預備好要進行下一步時,Shawn說著就要從Charlie身上起來。

「怎麼了?」

他睜開迷濛的雙眼,那高大的孩子已經要離開床鋪。

「我忘記沒套子了。等等我去浴室找找——」

——開什麼玩笑!慾火差點澆熄前,Charlie一把扯下他的手臂,腿勾住腿,環上他的後頸,舔起他玫瑰色的唇,不安分的手部繼續動作以免這天才歌手離開他的視線。天資聰穎的Shawn立刻心領神會,一個翻身以體勢壓制Charlie。

「你確定?」

這話問得非常溫柔,又討人喜歡。

「百分之百。」

無辜純真甜蜜誠摯體貼深情款款燦爛星光啤酒杯壁冰涼觸感香草冰淇淋彩色棉花糖夏天的風藍色焰心與洪水氾濫又或許一切都是面具與偽裝。

大約一百組詞彙如失速的火車衝進Charlie腦袋。

啊啊,簡直比寫歌時靈感爆炸的時刻還來得爽。

(完)

180722

我只是想隨便寫一點點就好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