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易碎品(場虎,微場冬)

東京卍復仇者。場虎,場<<冬。

傍晚,場地與一虎到某家常去的小飯館吃飯,恰巧遇見千冬與武道。沒其他位置可坐,兩組人馬乾瞪眼也不是辦法,還是武道開口了,才順水推舟四人併起桌來。場地坐到千冬旁位置,一虎則坐在武道旁。

四人沒怎麼談天,也許鑒於臨近芭流霸羅與東卍的決戰日,誰都沒心情閒聊太多。

對這情形,一虎沒什麼所謂,只不過他對面千冬明顯的視線去向讓他有些在意。

用餐到一半。

一虎說:「場地,你臉上有飯粒。」

場地停筷不疑有他,問:「嗯?在哪?」

「這裡。」

語音一畢,一虎湊上前伸舌舔過場地泛著油光的嘴角,動作迅速如神,得逞後便若無其事低頭吃他的拉麵。

武道與千冬,一個正勺起炒飯,一個正戳進了餃子,因畫面過於震撼而定格動作。

「喔謝了⋯不對我吃的是麵,搞屁啊你。」場地煩躁地說。

「我可能看錯了,是蔥花吧?」一虎笑答。

「白痴,蔥花可能黏在臉上嗎。」

場地本人不過是對一虎皺了下眉,倒是旁邊千冬的反應浩大。

「——你這混蛋對場地哥幹了什麼啊啊——!」

滿臉漲紅的千冬說著就要站起,武道急忙拉住他。「千冬⋯⋯太大聲了啦!」

這麼一說,確實櫃檯後的師傅與附近桌的客人視線逐漸聚集過來。

場地眼神示意千冬坐下,他才聽命行事。回到座位上,千冬看上去胃口都沒了,他一臉怒火死命盯著武道身旁唏嚕呼嚕吸著麵的一虎。

「一虎你也是的,下次做事前先搞清楚場合。」

場地繼續吃他的乾拌麵。完全是司空見慣的口吻。

「哈哈,地點是不對。抱歉抱歉。」

道歉不過形式,一虎那張不曾反省的笑臉連掩飾都懶。

「地、地點?」不良菜鳥武道雙眼透露出疑惑,不明究理。

千冬這次沒有回話,他越是壓抑氣憤,一虎越是覺得有趣惹笑。

那種玩笑連保護級都算不上呢。

結束用餐後四人便出了飯館,道別作散。

他們踩在十月夜空下的空曠大街,腳步聲都顯得十足響亮。

「剛才那是怎樣?」

「什麼怎樣?」

「還裝。」

一虎先是頓住,又笑起來。「你完全沒發現啊?厲害了。」

「⋯⋯說清楚點。」

「⋯⋯那個叫千冬的人很崇拜你。」

「你少動千冬的歪主意,他不是你的對手。」

不用特地轉頭確認,聽語氣也想像得到場地此時擺出的反應。那種本能的、豎起警備,下意識要保護重要的人的防衛機制。

「那間店是你帶他去的?以前只有我們兩個知道。」

「是又如何?」

「⋯⋯沒什麼。」一虎又說:「那間店也不是只有我們可以去。」

又髒又吵,老闆耳背說話大聲,不過是間隨處可見的飯館,誰都可以去。

沒有非得要去的理由。

自己的位置曾經被置換,預料中事,現在證實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今天下午才一起做過見不得人的事,忘我交換各種淫穢體液,為了他沒見過幾次面的第三人,不用幾句話就能動怒。

與場地有關的一切,或者與東卍有關的一切,他曾愛惜如命的事物,到頭來也沒記憶中歷久彌堅。

那些無非是大腦擅自留給未來緬懷的美好錯覺,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了。

一虎側過臉捎去一眼,很高興自己此刻還能讓場地那對平靜的表情翻起些許波瀾。

「看來你很珍惜他啊。可愛的後輩。之前還把他揍那麼慘。」

場地臉上閃過一絲詫異,再黑的夜也遮掩不了他洩漏而出的情緒。一虎等著場地給出什麼辯解,但場地還是那個場地:「我不否認。畢竟是曾經的夥伴。」他頓了下,「揍也揍過,下次再見就是約定的日子。」

一虎不為所動接受他的答案,依舊倒掛微笑:「介紹後輩去那種店,真夠寒酸。」

「囉唆,我知道的店又不多。你又知道這附近有哪些店好吃?」

「多的很,誰像你吃不膩同一間店的味道。」

從剛才說話時兩人就已停住了步。一虎丟下場地繼續前行。

「⋯⋯喂,一虎。」

大概是受不了秋季入夜後陡降的氣溫,與冗長沒意義的垃圾話,一虎稍稍鬆懈身後警惕,場地的臂彎就從後方撈住一虎頸肩,很鬆垮,擺明也沒放開的意思。

幾乎熨貼在背,這煩人又強橫的體溫。

直到上一秒都還亟須渴望的溫度,一虎突然感到厭膩,但也沒理智狠絕推開。

進退不得。

街上一個人都沒有了。

場地直直望著眼前大街,說:「⋯會帶重要的後輩去,也因為對我來說是不可取代的地方。」

很無趣的說詞,卻像極場地才會說的溫柔的話。

一虎斂下眼。

「⋯⋯是嗎,我從來不認為那間店多美味。」

「好歹有個地方是你會陪我去的,這麼想來,也是有些厲害之處。」

「不去了,下次。」

「胡說什麼啊。」場地當作沒聽到他說的話。「唉,媽的好冷,快走。」

場地轉而攬緊一虎的肩。為了想再更緊密,一虎伸手環上場地的腰。身高相仿的彼此,身體貼近的一側登時暖和不少,於是兩人步伐又神奇地同步起來。除此之外,現在的場地已不是過去的場地,現在的他也不是過去的他。沒有比這個更顯而易見的事。

依存或抵觸,信任或背叛。一切都模糊危險的要命,隨時失衡崩落。但不要緊,他深信這些都與「場地是屬於他的」這件事沒有任何關係。

場地是他的。

據他所知,這已經是他擁有的一切了。

#

寫寫腦補。本來想寫餐廳對話欺負下千冬,但是又加了後面場景。

目前他們三人在我心中大概是這樣吧。

1 thought on “永久易碎品(場虎,微場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