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人間(冬虎)

東京卍復仇者。場虎前提的冬虎。70-76話未來線時空。大量未來捏造。
那傢伙是惡魔》的續篇,請務必先閱讀該篇,再接續此篇。
本文有性描寫,未成年禁閱。

P1: 1-2
P2: 3-5
P3: 6-7
P4: 8-9
P5: 10 12/3 updated

1

早上九點。眼皮到面頰,落地窗外傾倒下熨貼的陽光熱醒了躺在床上的羽宮一虎。睜開眼,除了身上凌亂被單,不見其他。眼前暖色調的牆與自然材質的裝飾品,窗邊數株綠色盆栽,讓他想起這不是他的房間。而床上不見房間真正的主人。

⋯能夠自行爬起來了嗎。一虎下床,忍不住快步穿越客廳。一陣奶油香味撲鼻,走至廚房,找到了松野千冬站在瓦斯爐前的背影。白色踢恤下蓋住的腹腰仍纏覆圈圈繃帶。他放鬆下來,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走到千冬身邊,見木製鍋鏟如何在平底鍋裡翻出金黃西式炒蛋。

「好香。」

一虎站到千冬身側觀看他揮灑手藝,近得就要貼上做菜者的臉頰。

「啊,早。」千冬的目光仍留在前方爐火,扔來分毫不差的問候,「你先去梳洗吧,早餐很快就好。」

「你是要我放任一個身負重傷的人單手耍弄平底鍋?」

「我已經好很多了。」千冬的語氣起了變化,「⋯你靠這麼近,有點礙事。」

「哪裡礙事——?」剛醒來的一虎像快再度睡著拖長尾音。

「⋯真是的,明知故問。」

兩人站得很近,一虎的臉幾乎貼上千冬紅潤的耳朵與鬢頰。想要抱住他、擾亂他動作,一虎想著要不就這樣順勢勾引下去,早餐也別做了,想觸碰對方的同時心裡也有什麼拉停他這種本能行為。先前一虎常對千冬出手調戲,見平日舉止恰如其分的千冬因他而自亂陣腳,全出自鬧好玩的遊戲心態。

而最近在千冬這患者的要求下,兩人一起同床相擁而眠已有好些天。

這微妙的距離感頓時趕跑了一虎所有睏意,他下意識往後踏開腳跟。

爐火旁放了兩片潔白的圓瓷盤,各有幾片烤土司。千冬關火,將香氣四溢的炒蛋分別倒上吐司,金黃色蛋液因餘溫逐漸熟化。他低頭確認廚櫃下方烤箱狀況,裡面的火腿也快烤熟。這動作些微扯到腰部,他做了一次深呼吸才盡可能彎腰查看烤箱。

⋯不就是頓早餐罷了,他想。但千冬看起來樂在其中。

千冬看一虎未走,便提議:「你不急著漱洗的話,就先替我泡壺咖啡。」

見一虎主動靠上來又一下子沒了反應,千冬拉來一虎的腰,替他撥開落上鼻樑的髮絲,像摸貓狗一樣。

「一虎君?」他帶笑問:「還沒醒來?」

「你確定好很多了?做任何事都沒問題?」一虎語帶懷疑。兩人幾乎面對面貼在一起了,他也沒敢直接撫上千冬腰部。

「⋯真的好很多了啦。」千冬摸了摸他的頭,笑說:「若覺得太勉強,我會跟你說。」

一虎聽命前去沖咖啡,待他漱洗完回到餐桌,低頭掃過眼前塗上青醬的土司、炒蛋與火腿,切片的番茄與生菜,外加一杯醒神的咖啡。他坐到千冬對面,千冬看上去精神很好,所在明亮空間完美襯他揚起的笑,一點也看不出這人身上有什麼重大傷勢。自中野惠美刺傷松野千冬那天後,過了平安無事的一週。除了去地下診所複診重新上藥,頭兩天待在家裡療養,第三天後千冬吞下幾顆止痛藥便打電話命事務所的小弟開車前來送他上班。做份早餐對千冬這樣的男人而言,說不定也算不上什麼。

「時間很趕,只能做到這樣子程度。」千冬放下手機,換上刀叉。「幹麼?那種眼神?」

「心血來潮做這一頓,吃膩我做的粥了?」一虎調侃。他切下一口蛋放入嘴裡,神情瞬改,「咦,好好吃。」

「今天稍微起早,有時間做而已。再說準備這些食物不困難。」

「不愧是花垣組No.2。真想知道這世界還有什麼難得倒千冬?」

千冬笑了。「這兩件事之間哪裡扯得到一起。」

住在一起這幾個月,無論在外或家裡,兩人一起用餐的次數不多,剛搬進來那陣子,為了適應雙方存在,他們還常在家裡吃飯。即使如此氣氛枯燥的雙人晚餐也不比自己沈默一人來得舒適自在⋯⋯現在想起來倒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拜千冬受傷所賜,這一週兩人比過去面對彼此的機會多了更多,一虎協助千冬擦澡、張羅食物與日常家務,乖乖陪他睡覺一點壞事也做不得。之後得好~好~感謝我這盡心盡力的看護哦,一虎曾對千冬這麼說,一虎君想要什麼回饋、晚上的醫生護士遊戲如何。千冬逐漸懂得回應他的玩笑,對這樣密切的相處一點也不推拒。在天朗氣清的夜晚,他們甚至開車到銀座吃了之前千冬答應一虎的高級壽司店,飯後在裝點浪漫燈飾的大道上悠然散步。

「你今天一樣要去打聽內田的情報?」千冬問。

「嗯。順便去拿之前跟朋友要的竊聽器等器材。」一虎咬起吐司,「與其他外面的工作。你呢?」

「與直人的定期匯報。」

「是嗎,替我向臭條子問好。」

現在近五月底,一如花垣組在上週完成上繳上納金的工作,東京卍會各組也多數按期完成這份每月例行公務,若要觀察柚葉與八戒之間如何打理帳目轉移,也要有耐性等到六月才行。這是千冬提出的意見。一虎一得知內田是稀咲與半間的人,八戒利用柚葉與內田見面,就隱約察覺到這之間仍多半與帳目脫不了關係。但這猜測尚未落實,採取任何行動之前,還需要他們更進一步調查。

這麼一想,日子忽而幽幽漫長起來,不乏更多平安用餐的時光等待他們。

一虎剛抬起眼對上餐桌對面的同居者,那人想掩飾什麼似的迅速移開視線,匆匆提起其他無關而瑣碎的話題。

「說起來三月的時候,直人曾約我在惠比壽的美術館看一個小型攝影展,拍的照都是八零年代的東京街頭,很有意思。」

「現役刑警與高利貸業者逛藝術展覽?怎麼你們都約在這麼別緻的地方會面啊。」

「美術館可是兼容並蓄、歡迎各方人士參觀。」

「可是,千冬君啊,」一虎竊笑。「幾個月前的展覽早撤了吧?」

「⋯⋯啊,對耶。」千冬遲來的理解,「⋯⋯可惜,要是那時候有跟一虎君說就好了。」

千冬將困窘與遺憾很快藏到淡然看開的面孔之後。怎麼可能嘛,那時候兩人連正常對話都辦不到。

金屬擦撞餐盤。兩人繼續吃早餐。

一虎啜飲一口方才自己親手泡的咖啡,醇而不澀,他這幾天才慢慢摸索到他喜歡的濃度。手沖咖啡也是住進這房子才學會的本事,那時千冬邊磨豆子邊告訴他,這不困難,想沖得好喝只需一點耐性。磨好的碎粒倒進錐型濾紙中央,慢慢注入90度的熱水。聞,一虎君,香氣出來了。

「那間美術館有替展覽出版攝影集嗎?」

平常對攝影沒多大興趣,一虎還是開口問了。千冬的刀叉停留空中,臉上浮出很淺的弧度。

「說不定有?我得走了。」千冬看了眼腕錶,喝光咖啡,站起來準備回房穿上西裝背心與外套。「碗盤給你洗,攝影集我來找?」

「⋯⋯好啊。找不到也無所謂。」

「拿出一點期待感嘛。好了我真的該出門。」

千冬走去房裡換衣,沒多久後離開家門,臨行前不忘向一虎道聲晚上見。

對面桌上吃得乾乾淨淨的餐盤與馬克杯。

自去年十一月返回社會,一虎從未感受過真正的平靜。

現在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就連千冬也與第一次見面時不一樣了。這麼說也不對,他本質就是這麼溫柔的人,在床上的時候就是如此,在一虎劃定的範圍內時慢時快、一點一滴地覆蓋他的全部。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其中弔詭之處,若以作為殺了他過去崇拜對象的身份而言。

那種令人困惑不解的溫柔。一虎偶爾看著千冬會憶起過去,夜晚侵襲夢境的影子,然後察覺有關未來的一切空落落無一物。

本來就沒有的東西,再怎麼賣力想像也辦不到。

2

不到早晨十一點,一個人在家待不住,一虎離開家騎車前往澀谷一帶。時間還太早,跑了一些預定行程中的地方收集情報。

內田友也經營的事務所位於靠近新宿範圍一間舊大樓二樓,沒掛招牌,日復一日門可羅雀。一虎在二樓咖啡店觀望對面窗戶,輕鋼架天花板下幾個沒裝多少資料的鐵櫃與辦公桌,像是空殼的辦公室,不對外開放,整天下來只有一些看起來沒什麼正當事業的人會上門拜訪。內田不常待在事務所,更多時候是去六本木稀咲的私人招待所工作。從千冬那兒聽來的說法是,該招待所裡設有以保全系統控制的辦公室。

他在該條街上打聽過,知道沒多少人認識這間事務所,但在內田常去的小酒館聽到原來內田早年曾在大公司任職,原先職涯安安份份順風順水,做了十年後因故從大公司辭職,另起爐灶。後來到內田老家所在的家鄉深入調查,得知是因為內田的哥哥沒內田有出息,炒股失敗搞到周身債,放貸公司的人天天討債上內田老家騷擾,擅長管理財務的內田不得不處理起哥哥的巨債。⋯聽到爛的失敗人生案例。小酒館裡的店長對一虎說,外表看起來多端正也好,來到這裡開這種事務所又能多清白。

千冬靠著同行人脈,探聽到當年內田兄長的債權經買賣轉移,最後落進半間手裡,內田從此與過去的人生背道而馳,開始為東卍做事。

這種戰戰兢兢的人有什麼理由敢背叛稀咲與半間。一虎還不能看清內田面目,他與柚葉背後八戒的關聯或利益交換有待挖掘。至於要怎麼利用這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確認內田前往六本木後,一虎接了幾通電話,去一些常去之處做生意。他以澀谷區為基地,客戶涉及各行各業。為求安全,他甚至在都內租借了一間個人倉庫,以安置許多搜集來的資料,包括東卍的相關資料備份。

下午三點後,一虎往北騎,拜訪新宿一棟不起眼的公寓內,敲了其中一戶的門。住在裡頭一個名為蛭子的男人替他開門。

蛭子頂著一頭沒梳的捲髮,鬍渣沒刮,單穿一件不知道幾天沒洗的邋塌背心。每次造訪這裡,他都是這個固定造型。

「哦,你醒著啊蛭子。我還想著要自己開門進來呢。」

「什麼開門,別再來搞壞我家的鎖了,你這社會害蟲。」

一虎隨抓著肚子的蛭子走進室內,裡頭沒開幾盞燈。這傢伙腦袋很好,曾在科技業公司上班,後來上頭以公司同僚不合為由開除他,引起他骨子裡反社會人格,鬧出禍事坐過牢,出獄後淪落到在家以職業駭客為業。蛭子服三年刑期時認識了一虎,在此之外也不見他有什麼朋友。不過就他個人表示,他在世界各地都有認識的人,無國界的網際網路上交得到各種朋友。

「東西呢?」

「禮物呢?」蛭子坐回他放置四五面電腦螢幕的桌子。

一虎拋給他一大包巨型家庭裝巧克力口味美味棒。蛭子從抽屜拿給他一個塑膠袋,裡面裝有他訂製的竊聽器等器材。

「對了,之前做的GPS定位器很好用哦。」一虎將GPS定位器貼在柚葉的車子底部,現在毫不費力就能從手機地圖得知柚葉把車停在她任職的公司地下停車場。他對付內田也採用相同手法。

「我親手製作的東西能不好用?」

蛭子邊打電腦邊拆開一支美味棒包裝袋咖滋咖滋地吃,面無表情,但一虎曉得蛭子高興得很。

一虎在這個晦暗髒亂的公寓待了一段時間,陪太久沒與生人對話的蛭子放開喉嚨東拉西扯一些從網路聽來的真假八卦。

「最近你看起來沒那麼慘了。」蛭子突然將話題轉到一虎身上。

「嗯?」

「不會像以前,半夜躲在舍房的角落哭了吧。」

坐在他身後沙發的一虎從手機抬眼。燈光太暗,看什麼都覺得雙眼酸澀。

「⋯⋯你是不是哪裡記錯,我什麼時候在舍房哭過了?」一虎緩緩低頭回到手機上。「我記得哭的人是你啊蛭子哥。」

高速敲打的鍵盤聲驟然凍住。「我、呃、不你說啥——」

「可能我也記錯了,是隔壁床位的傻個兒在哭。」

「⋯⋯唔,哭到嗆到自己口水的那個呆子?」

安靜不過一秒,兩人一同咯咯發笑。他聽得出蛭子難得的關心,儘管非常笨拙。過得輕鬆點沒什麼不好啊,蛭子說。雖然我是不懂你為什麼出獄後還能忍受繼續與他人同住。

沒續聊太久,一虎向他委託其他零碎工作後準備離開,對著那個發著螢幕冷光的孤單背影道別。

「下次我想吃其他的零食,一虎。」

「沒問題。我下次有機會再帶點特別高級的玩意兒給你。」這可不是單純的客套話。

快傍晚時買了幾手啤酒沿河川走長長的路,與橋墩下紙皮屋裡睡懶覺的街友寒暄,換取一些可有可無的情報,再回街上停車格,轉眼間纏繞天邊的火燒雲幾乎要壓垮四周老舊的建築物。一虎踩熄菸,騎車準備回澀谷鬧區。回澀谷的路上一個大十字路口,他在下班車陣當中等待倒數六十秒的紅燈。前方直走是某一帶住宅區,他對那帶稱不上陌生,過去有一段時期他常常去那裡走動,後來沒理由去了,那段路也就下意識繞過不走。

過得輕鬆點沒什麼不好。下午蛭子說的話再度響起。

綠燈亮了。

後方一台台車輛鼓動起來,發呆的一虎一時沒注意要往預定的左轉方向,一股腦往前方驅車。頭戴全罩式安全帽的他咬緊牙根,這沒什麼大不了,不必再特地繞出去,騎車經過罷了。進入高度集中大型團地住宅的區域,兩邊街道人潮稀落,上班族與學生拖著疲憊的身軀爬著些許坡度的路,遠遠前方路旁一間大型超市,許多主婦們紛紛從自動開啟的玻璃門魚貫而出。炯炯燃燒的落日前,一位年近六十的婦人,面容消瘦,獨自手提兩袋食材朝他方向徒步走來。

記憶中場地的母親體態豐盈,是個很有活力的女人。場地父親早逝,從很小的時候他母親就一邊工作一邊扶養場地長大。一虎讀小學時每次拜訪場地家,她知道他平日吃不到什麼像樣食物,總是會拿出好吃的點心、甚至親自下廚招待他,做加了雞肉的雜炊、為他在味噌湯內多加點碎魚肉。

對這樣的人,他沒資格求取原諒。做完十年牢也同樣沒資格。

他想起他與場地常在這條路上打打鬧鬧。

騎不下去。一虎停靠在路肩,他仍跨坐在車上,沒熄火,引擎聲不耐煩地轟轟低鳴。若不拿下安全帽,對面人行道上的場地母親認不出他。不知摩托車騎士身份的場地母親走過對面,他按下沈重的安全帽,腳踩穩地,止不住手震也要握緊車頭兩邊握把,因為要是不緊緊抓住什麼,他可能會就這樣朝地面跌落下去。

婦人走遠,背影化為街景中的模糊小點。不知在路邊待了多久,一虎重新上路,改變目的地往西南道路走,回他現在的家。

在客廳裡吃完路上隨意買來的便當,晚上待在沙發上使用筆電查找客戶要的資料。累了,早早洗完澡回自己房埋頭就睡。千冬十點之後回來,沒在客廳見到一虎身影,也不在他的房間,他敲過一虎的房門後悄悄步入。一股溫熱撫著一虎頭髮,淺眠的他瞇著眼甦醒,翻過身見到千冬坐在他身旁。

「你今晚要在這邊睡?」千冬問。

「沒記錯的話,這是我的房間吧?」一虎說,他迷糊地伸出手掌攀上千冬大腿,往褲襠探去,「還是你想要⋯?」

千冬及時扣住一虎的手。「我不是這個意思。」他斂下眼,「⋯⋯你明白我想要的不是這個。」

「我不明白。」

一虎睜開大眼直直地仰望他。

這人在說什麼,他不應該是恨他的嗎。就跟場地的母親一樣。

「發生什麼事了嗎?」

「什麼事也沒有。」

「⋯⋯好吧不打擾你了。好好休息。」

指腹停留眉角、滑過臉頰,像在撫摸什麼易碎之物那樣的試探,以及那絲難以察覺的不捨與留戀,皆隨千冬關上的門消失不存。

一虎拉緊身上被單。

他對感情這種事沒那麼遲鈍,他當然看得出千冬想要什麼。自中野惠美刺傷他那一天後,兩人之間的相處模式日漸改變,說不定自千冬為了留住他、願意與他上床的那天起就有預兆,在這個兩人互相取暖的密閉空間內,他早該有預感會來到這一步。他只是假裝沒注意到那可能性,跟千冬睡太舒服了,不想要失去這樣的關係,才控制不好分寸任這件事發生。

千冬也不過是因為太寂寞而一時迷惑、忘了他的身份。

他們都一樣寂寞。

(接下頁)

1 thought on “惡魔人間(冬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