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人間(冬虎)

8

在人煙稀罕的路邊將矇眼的內田放下車後,直人駕駛的廂型車開往目黑方向。

成功拉攏內田,進度因此跨前了一大步,千冬心裡一丁點高漲的興奮感也沒有。三個人在車上平靜討論接下來的行動規劃。

長時間共事的他們知道,帳本到手前都不能真正安心。

途經澀谷,擋風玻璃展示了黑夜裡東京心臟地帶的鬧區,正是人潮巔峰的時刻。巨型燈光廣告招牌掛在高高的商場大樓上,而底下都是吵嚷不絕的年輕人們。逛街、吃飯、喝酒、唱歌,追求夢想的藝人在街頭賣唱,還有隱藏在樓宇裡酒吧與劇場的live表演。

除了車內過於乾燥的空調,千冬感覺不到自己與眼前這個充滿能量與活力的世界之間有什麼具體連結。

他們把車臨停在巷子裡,後座的一虎下車去對街的便利商店買菸。

「現在就等內田這傢伙與我們聯絡。」直人說。

「你覺得他可靠嗎。」副駕駛座上的千冬問。「⋯⋯算了別答,現在問這種問題似乎也沒什麼意義。」

直人聞言破笑。能讓平日不苟言笑的直人笑出來,可見這問題的確愚蠢。

千冬的視線從霓虹光點移至巷口前大街對面的便利商店。

「你打算把羽宮君留在身邊多久?」

「幹麼現在問這個。」

「他各方面若穩定下來,為了你們身份的安全,分開住不是比較好?」

千冬冷哼。「你今天都在他身旁,還認為他那樣子叫穩定?」

千冬刻意不對上直人掃過來的眼光。不只一虎,內田給直人的形容也很準確。

「我不了解你們之間的心結,」直人說:「但你是否想過他可能是因為你在他身邊才好不起來?你也是,太容易受到他影響。」

「你在說什麼⋯⋯我們前一陣子不是這樣。」說話聲漸弱越聽越像間接反映心虛。千冬的手指抓著窗框。

「嗯,我看得出。」

「⋯⋯他要的關係其實很明確,是我太貪心急躁。」千冬反省,「我想,再花一點時間——」

「松野,他可算得上殺了你所崇拜的場地圭介的人。你不是忘了吧?」

「⋯怎麼可能。」

「你們之間建立的關係,也許始終有極限。」直人望著巷外繁榮大街,雙眼顯露疲態:「人一犯下罪行,那就是一輩子的事。即使是羽宮君,他也不會忘記你的身份。」

一虎步出超商,站在馬路邊等待通過綠燈放行斑馬線。他身上穿的仍是掩飾身份的合身黑西裝,經歷一整日折磨弄得又皺又髒,已不像白天在咖啡廳那時整潔,看上去身形清瘦如故。千冬還以為他出獄到現在多多少少有增加體重。

「⋯⋯再給我一點時間。」千冬說。

千冬與一虎離開直人後,一虎隨千冬到臨時停車場牽車。一虎說想睡,千冬也不介意副駕駛座沒人,上路不一會兒,一虎便在後座上側頭睡著。回家車程上,千冬在腦袋裡消化直人說的那幾句話,見後照鏡中一虎佈滿光斑的睡相,忽然覺得與一虎共同生活都過了半年,對彼此的了解仍不夠多。

不想分開你就設法找出問題癥結解決,總歸羽宮君還是有你陪伴的時候,快樂多了。千冬下廂型車前,直人在他耳邊這麼說。

你們兩個都是。

這種事不用說我也知道啊。他握緊方向盤。

在公寓大樓地下停車場停好車,引擎熄火,冷卻的車體底盤發出了一聲長長嘆息。車內無燈,冷青的白光籠罩無人的停車場。開啟後座車門,一虎如樹洞裡冬眠的動物沈睡著。

「一虎君。」千冬彎腰入洞,搖了搖一虎的肩。「到家了,起來。」

「嗯⋯⋯這麼快?還想再多睡點說。」

靠在角落的一虎揉著雙眼醒來,打了小小一聲哈欠,犯睏的天真模樣與下午施暴的他判若兩人。

「無論我們從哪裡出發,最後都會回到這裡吧。」

「哈,」一虎對他笑了出來,「不然還會去哪兒?」

他摸索安全帶的鎖,千冬陡然壓住一虎的手。一虎抬頭,在半黑的車內搜尋千冬的眼睛。

「⋯⋯千冬?」

做愛的好處是,無須說太多話,只須專心以身體去感受對方的存在就好。

因為太久沒做,解開安全帶,關上車門後一虎幾乎是被千冬壓在車窗上索吻。額抵著額喘息,一虎輕笑道像上次那樣粗暴也行,一半諷刺一半認真,千冬如何都不想重蹈覆徹,他將迫不及待的一虎拉坐他腿上,再次封住那張老是吐不出好聽話的嘴。解開皮帶與拉鏈,互相摸索他們隱藏在褲襠裡硬挺的男性器官,西裝褲滑落臀下,指間兩者的性器相互貼合、揉捏,「後、後面也⋯⋯」不等一虎要求,千冬早將手指滑入內褲裡炙燙的臀縫之間,那裡像太久沒使用而緊緊吸附著他的手,怕傷到他而往內裡慢慢推進時,這種不能立刻饜足的搔弄令一虎更加抱緊千冬,交換濕潤的熱息吐落頸邊,滲進震動的肢體裡。

車裡能伸展的空間有限,會晃,還可能隨時讓人看見,這姿勢千冬沒太能看見一虎的臉蛋。兩個人清潔手部,他們依憑最後一絲理智穿上褲子,搭電梯上樓回家。

進房跌上床,自行解開了襯衫鈕扣,一虎比以往更激烈地渴求他,滿足不了手指按摩,自行打開熱汗淋漓的大腿要他快點插進股間淫靡誘人的穴口。他沒有因為這些天的冷落而厭倦千冬,至少沒有厭倦他的身體。千冬見到這樣展開四肢的一虎覺得腦袋遲早徹底燒壞,他架起他的腿失去自制一次性進入深處。明明比自己高了幾公分的人,又幾乎一副纖細骨骼、無幾兩肉的同性身軀,怎麼還是抱不膩,眼前男人藏在身上的柔軟部分他都記得在哪裡。他刻意不碰某個特別腫脹敏感的點,光是擦邊,在緊縮的內壁反覆繞著蹭著,一虎在枕上紅透的臉,嘴唇微啟,染上了情慾的眼色越來越濃郁。

注意到千冬正在看他,他移開眼,舉手遮住有些失控的表情。

「別躲啊⋯⋯一虎君⋯⋯」千冬低喚。

「⋯⋯不要⋯⋯」一虎顫抖的聲線流露出未知的害怕。

說不要最後還不全都要了。指尖與舌頭流經膚上的每一處都在貪戀著停留,到了關鍵時刻卻退縮回去,總要逼得人強硬才行。次次看見那樣弱小的一虎,他都覺得那很不一虎。千冬想起今天在廢棄大樓裡一身怒氣的一虎,如同記憶中,在廢車場那天與佐野萬次郎對峙的他,殺死場地的他。絕望而憤怒,憤怒而恐懼。他曾經是如此厭恨那個一虎。

以及那個自己。今天也與那天一樣沒用,他什麼也做不到。

⋯⋯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走出那一天。拔去八戒、踢走黑龍餘孽、剷除稀咲與半間,那樣做就足夠填滿心裡的空洞了嗎。

別再害怕這一切了。

再也受不住,被活活淹沒或焚燒之前,呼吸是最後一件能做的事情。千冬拉開一虎軟弱無能的手,一虎如他所想地不知是因快感還什麼弄濕眼邊,他低頭舔去了那些淚珠。汗水沿千冬的耳下流淌,滴落一虎立起的乳尖,滑進體膚相擁間滾燙的縫隙,飽滿的下半身隨慾望之根搖撼。一虎雙手攀著千冬,兩腿為他張開快拉平,以利能更多容納他到根部,在抽出又狠狠插入的反反覆覆之中,熱到快暈過去,兩人在亂了序的呻吟中迎來高潮,體內體外沾得水膩一片。

千冬維持環抱著一虎的姿勢倒上床,身下的一虎嘆出微弱的氣音。兩人對看一會兒,一虎累倦,又不甘似的湊上來吻住千冬,自行慢慢動起臀刺激仍在他體內發脹的陰莖,千冬怎麼樣都抗拒不了這個。他翻過一虎癱軟濕熱的身體坐起,問也沒問就握著他的腰從後面繼續抽插,往他知道會讓一虎爽到哭出來的某處猛烈攪弄,很快一虎承受不住而勃起,性器頂端汁液亂流個沒完。

「⋯⋯千、冬⋯嗯、啊⋯⋯又要射、⋯⋯」

他聽見一虎忘我低喘著他的名字。

這種擁抱是因為白天的事件激發性慾而互相利用,還是因為什麼,都快要分不清。

不知道做到第幾次後,一虎才從千冬身上緩緩爬下。他背對他,重重陷入床墊。千冬沒改變仰望天花板的姿勢。鼻間體液交融甜腥的氣味慢慢退去,從背部、腰部到腿脛,各部位關節與肌肉深層痠疼在放鬆下來時逐一顯現。渾身濕黏,累到走不動,誰也沒能直接離開房間。

透明陰涼的夜光,悄悄經過他們之間空隙。

身邊的人長髮下肩胛骨間一片滑膩的背脊,一虎原本體溫就偏低,為了保持溫暖才會那麼喜歡被擁抱吧。千冬伸出指節碰觸,那片裸背就如驚弓之鳥而輕顫。

「一虎君在我身邊,很痛苦嗎?」千冬問。

「⋯沒有啊。」他聽見一虎悶悶地說。

不然為什麼一直逃開。「直人那傢伙是這麼猜測的。」

「那個工作狂哪裡猜得到我的真實心情。」

「欸?哈哈。說得也是。」

「問起這種問題,」停頓,一虎說:「目睹我今天⋯那樣對內田,你嚇到了?」

「⋯⋯他只是一個受牽連又懦弱的可憐人。」

「我知道。」他若無其事地說,「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煞車壞掉了,很危險吧?殺過人後一直以來都有這毛病。」

他們因為走投無路而逼迫內田,這是事實,不需要合理化。一虎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千冬受限於計畫無法出面阻止與改變當時的氣氛,更糟的是,他也沒能想到更好的解決方法。他困死在小小的房間內眼睜睜任由非道上人士的一虎暴走,隸屬圈暴的直人冷眼旁觀,會計師內田再度屈服於他人的威嚇。千冬很清楚,他們這群戴罪之身一個比一個道德失敗,沒有誰比較懂如何做人,也沒有誰能批評誰。奪回東卍這種高尚的目標,沒有讓他們變成更好的人。

千冬記起上一次自己是怎麼差勁對待一虎。半斤八兩。

「那就是我。你明白嗎,千冬?」

「那是你,但不是全部的你。」

「⋯你什麼也不知道。」

惹人生氣的混帳話。千冬將胸膛貼上一虎後背,環住他的腰。

「那讓我多知道你一點吧。」千冬埋在他的頸間,想好好感受肌膚相貼的觸感與溫度,「慢慢來也可以。」

一虎沒作反抗,也沒有起身離去。似乎他們一直是這種懸而未決、誰前進誰就後退的癱瘓狀態。但這種拉鋸戰有盡頭的,若他們什麼也不做,隨時都會面臨盡頭。

沈默許久,一虎死了心般翻身面對千冬。

「就知道今天在車上不該回應千冬。」他又說了一次:「⋯⋯就知道會這樣。」

纏繞上他的目光裡滲透著苦痛、渴求著希望,那赤裸裸的情緒。

千冬輕吻一虎的鼻尖,以示撫慰。「這樣不好嗎。」

一虎搖頭。他閉上眼窩進千冬的懷裡。

「真的好累,可不可以睡了。」

9

隔日下午,千冬從事務所資料櫃裡挑出一些特別麻煩的債務人資料,在辦公室與武道一一說明要點。武道雖然為人遲鈍,但做到這程度,就連他也能察知千冬哪裡異於平常。

「你為什麼特地跟我解釋這些,他們不都是你的客戶?」接收資訊太多,武道把頭髮抓得亂糟糟。

「也是武小道的客戶啊。」千冬收齊手上紙面文件,「⋯⋯不對,全是公司重要客戶。尤其我剛說的那幾個油水很多,你絕不能放手。」

「喂千冬,」武道狐疑地看著他,「你這是要跟我請長假?」

千冬愣住。「可以的話,我還真想。」

其實他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在內田聯絡之前,這些未盡的日常在他眼裡變得特別重要。

這種預感也將千冬帶領到中野惠美所在處。

他與兩個小弟離開事務所,開車到一條風俗店林立的巷子。三人一同爬上其中一棟舊樓的窄梯。不大的二樓店面,貼滿性感女孩子照片的牆,櫃檯旁的走廊排列付費私密個室。這是中野惠美就職的店。與店長打招呼後,沒多久身穿性感內衣的中野惠美出現了。她胸前抱著塑膠籃,裡頭裝著數款潤滑劑與安全套,以及一疊萬元舊鈔。

等候小弟徒手點收現金時,惠美問:「松野先生為什麼還願意來見我?」

這女孩狀況比之前好很多,臉上完妝,皮膚與長髮都有好好打理保養。不過冷淡與倔強這點未改,對千冬的態度一樣有所保留。那或許是歉意使然。

「妳想要親眼見證我人完整無缺吧?我就來給妳看了。」

年輕的少女低下頭。

「⋯⋯用不著做到這樣子。要是松野先生想免費買我,我可不會接受。」她抬起眼,「不怕我再次傷害你?」

「妳又要選在這麼多證人的地方動手?」見惠美慌地睜大眼睛,千冬笑起來,「沒事,我不介意。單純覺得該來看看妳,別想太多。」

惠美放鬆眉目,不說話了。她那種偷覷千冬的小眼神倒是很符合她的年齡。

「客人的預約量如何?」他問。

「⋯⋯不少。」她答。

聽店長說她客人累積速度很快,說不定有機會登上頭牌。千冬身邊負責中野債務的小弟說。

「這不是很厲害嗎?」千冬說。「請乘著這個勢頭好好做下去。」

惠美點點下顎。異於平常倨傲姿態,她今日這樣溫順讓千冬很不習慣。是不是自己的出現會造成反效果⋯⋯要是形成壓力也不太妥,千冬考慮之後自己還是別來得太頻繁。

「那就這樣子,我們該走了。」小弟確認現金數量無誤,千冬指示他們該去找下一個債務人。

「——我還是很氣我自己。」

三人轉身走向門口時,惠美突兀的坦白讓他們留了步。兩個小弟側頭看著惠美的遲疑,她緊緊掐著手中籃子,斷斷續續揀取她要說的話:「可是,我會好好地還你錢,以後、我也會⋯⋯」

一字不差收進耳裡,少女徘徊的徬徨令千冬想起一虎。他遇見這種事,總是要想到他與一虎。

可說得坑坑巴巴,也比憋著不說好太多。

「今天的份已經很夠了哦。」千冬逕自出了門,兩個小弟跟隨他踩下樓梯。

「松野先生?」女孩匆匆跟過去跑到樓梯口,靠上欄杆彎腰對樓下的人大聲問:「吶,今天的份是在說歸還的利息嗎?」

「對,還有妳貴重的心意。」

下次收款日再見,他向她揮過手作道別。

幾天後一個下午,三谷組事務所的人慌張來訪花垣組,他們是來問自家組長三谷隆的下落。武道、千冬與三谷最後一次見面就是之前的東卍幹部會議,三谷組的人說,五天前,三谷告訴事務所留守的小弟,他要單獨去見一個人,晚點回來。到了現在,他也沒有回來。沒上事務所、也沒到他地盤上投資的店面去,那些三谷參與的合作計畫與活動被迫擱置延期,事務所運作失效。千冬記得,武道與三谷在車上談起八戒,佐野萬次郎的名字在言語之間中閃現過幾次。

千冬猜疑到什麼,武道也沒有傻到聯想不出背後因果。辦公室內的液晶電視受到重物狠絕砸擊,千冬聽見一聲心臟表面破裂的噼啪悶響。黑色螢幕浮現出輻射狀碎痕,宛如一則關於暴力的完美譬喻。

千冬派人去一些地方去打聽消息,也打電話給一虎。那頭的一虎很冷靜,好像早就能預測到最壞的結局,又禁不住說:⋯⋯Mikey真的已經是那樣的人了嗎,不容許其他聲音存在。

簡直像在說,是不是我們做什麼都來不及了。

一虎在情報網裡搜索三谷行蹤,得知三谷的身影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六本木附近,隨後人間蒸發。藉花垣組與柴組之間業務來往的人脈管道,千冬不用特別問也知曉八戒抓了狂,正運用他的人力極盡所能搜索三谷。

忙碌到半夜才回來,千冬與一虎皆兩手空盪,除了一虎買來替冰箱補貨的啤酒。兩人一起窩在客廳中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一虎啜飲他的三寶樂黑標,淡淡講起他與Mikey之間的相遇,千冬說到三谷曾為八戒和柚葉,親自與他們的已逝親大哥柴大壽交涉。他還說了其他更多這十年間那些一虎參與不及的過去,不管好的或不好的。

早知如此,三谷那種不爭不求、只為兄弟的性子,才是該丟下這一切的人。一虎靠著沙發後背,喝酒後他變得更多話,坐得更貼近千冬。為什麼我們帶意識地活著,那麼多時刻終究無法為人生做出更好的選擇。

因為你總以為至少掌握在自己手裡⋯⋯千冬這麼敘述著那些曾有過的執迷不悟,直到一虎垂下眼皮,低頭倚上他的肩。

夜深,六月微風吹起臥室的落地窗簾,黃色的葉子片片飄上地板。千冬離開一虎與床,赤腳踏過地關好窗。

哪裡出了錯,這季節怎麼會有落葉。這問題就像東卍這種組織裡怎麼有死人,無理而有理。

過兩天,直人來電告知千冬與一虎,他與內田已經安排好與柚葉的會面。他們仍舊遍尋不著三谷,而孤注一擲的計畫勢在必行。

(接下頁)

1 thought on “惡魔人間(冬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