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bbess in High-Heeled Shoes By Truman Capote

By Truman Capote (Published on October 27, 1980)

原文連結

(譯註:這篇如果要完全註解起來會沒完沒了,包括名人等多到會影響閱讀體驗⋯⋯但如有必要註解也會盡量精簡;除非會影響文脈理解,否則不多註解,有名如費雯麗之類的人物也不註解。)

穿高跟鞋的修道院院長

「瑪麗蓮・夢露這個人非常特別。」楚門・卡波提沉思道,「有時候她是如此超凡脫俗,有時候她就像個普通的咖啡館侍應生。」他們兩人在1949年認識,很快就成了密友。他們都著迷於瞬息萬變的時刻,卡波提回想起他們曾經在紐約塞西爾・比頓〔Cecil Beaton,二十世紀著名時尚攝影師〕名下一間旅館套房中,一起裸體跳舞,而那位大攝影家也隨之快門不斷。楚門說,那些可佐證的照片不知道放在他五處住所中的哪裡了。

Continue reading “An Abbess in High-Heeled Shoes By Truman Capote”

負負得正

我回到家的時很難得翻了信箱,才收到你五天前寄來的信。說難得,也許不至於,我習慣平均兩週查看一次信箱。信箱的作用不過是拿來收水電與網路帳單,平日也不會有人寫信給我。我從不寫信。這時代又有誰會寫信。以前我還住在家裡時負責查看信箱的人也不是我。

Continue reading “負負得正”

《火花》筆記整理

 

以下只是從噗浪整理過來的看劇期間紀錄的瑣屑想法,非劇評,想看一般評論的朋友不用看,因為就只是篇留給自己的紀錄。

也不知道為什麼非這麼做不可(但叫我統整心得,答案是不可能),可能我就是這麼喜歡這部劇吧,在這邊記著也好。謝謝林遣都讓我遇見這麽好的一部作品。

Continue reading “《火花》筆記整理”

年末

很少寫這種所謂年度檢討,或許因為我就是這麼一個懶得回首的人,那問為什麼今年要寫?…說不太清楚,大概還是因為,想要清除一下這裡半年來的荒草蔓生,隨意地總結一下近況,寫一下已經很久沒寫的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文字。嗯,真的有段時間沒怎麼寫下屬於自己的文字了,儘管目前維生多少與拿筆是相關的活。

Continue reading “年末”

不知行蹤的你

現在凌晨六點半還是沒睡不著,但眼睛是那麼困倦。肚子太餓去客廳吃了一堆年節母親擺在家裡的零食,不想再陷入一時半刻也沒有結果的事,所以爬到電腦前,想著沒發文那來寫寫網誌吧…如果真可以養成這習慣的話(…好吧我知道我說過超多次了)。其實自從回台北後沒有寫什麼交代自己生活的東西,臉書上一片空白,去年忙碌的時候不想寫,真正閒下來也懶得費時敲鍵盤,一年就這樣過去了,現在都大年不知道初幾了。時間沒在跟誰開玩笑的,真的。

Continue reading “不知行蹤的你”

這些跟那些

距離上次寫文…也就是暑假場出本那時,其實沒很久,但在那之前我也好久沒寫了,事實上沒被邀稿我也不可能動筆的換句話說。唉呀,說真的,多少是會覺得有點對不起關注我的朋友。隨筆日記也很無聊,但也很久沒寫了,總是有什麼可以抒發胸臆吧。

當三次元的心思大過一切,寫同人文會變得更不重要,就算再閒也一樣。做人度日心思破碎,又怎麼有能力去組織故事。網路也真可怕,當你沒任何產出,沒任何參與,很快就會被遺忘了,羨慕那些兩邊生活都可以掌握很好的人。

Continue reading “這些跟那些”